来恰酒 怪情歌
早九点更新,隔壁《不知羞》腹黑妖孽x中二病晚期//六岁年龄差,跪个预收=v=文案放下*嚣张偏执狂x佛系怪美人乐队歌手x心理医生1.年少时,苏白洲因为不合群,被同班男生反锁在储物间里。她蹲了半晌,终于等到门开,却只见到少年一脸的伤,懒洋洋走了进来。江沉晚反手带上门,在她身旁坐下。苏白洲看着门又反锁上,沉默须臾,微微侧头。“你也被他们孤立了?”江沉晚挑眉,极为不屑地嗤了一声。“放屁,”他懒散一躺,“是老子孤立全世界。”彼时的少年是出了名的混子,苏白洲却觉得有趣,蹲在他身边聊了一宿。十八岁的苏白洲还不知道,江沉晚为了拿到储物间的钥匙,疯狗似的追着那群男生找揍。2.江沉晚的所有情歌,像只低卑贪婪的野兽,撕心裂肺却无法割舍。某一天他毫无征兆发了首歌,从歌词到旋律,抹糖灌蜜般甜到伤。粉丝知道他一直有喜欢的对象,纷纷猜测他是结婚还是喜当爹能高兴成这样。演唱会上,粉丝起哄着喊,让他报告一下情况。镭射灯下,青年抬眸,一贯狂拽酷冷的脸上,唇角扬起可疑的弧度。江沉晚状似漫不经意,语调里却全满是压不住的炫耀。“昨天,”他对着麦克风轻笑,“她亲我脸了。”粉丝:“....”#就这就这就这??##哥哥你能不能出息点#-演唱会万众瞩目之下,江沉晚像是所有人触不可及的光。然而灯光暗下,台后的偏执狂却仅有一人可见——“你敢不敢再多看他一眼?”“学姐,”江沉晚摁住她手腕,懒懒看她,语气似是蛊惑又胁迫,“看我。”tips:1.女主大两岁2.双c------下一本《不知羞》戳专栏可见----*腹黑妖孽x中二病晚期*6岁年龄差【文案】原以为人间的历练也不过如此,直到我今天遇到了被封印的地狱恶犬。他有夺魂术,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感觉人类脆弱的心脏被地狱岩浆灼烧。他在人类世界的名字叫沈、ran。他长的很高。我记住他了。 ——闻克利多七世·千叶·喃殿下“小屁孩。”沈燃合上她的日记本,往小姑娘脑袋一敲,居高临下看着她,勾唇坏笑。“你那是喜欢我,懂么?”....多年以后,沈燃接到一部新剧的剧本。他翻开第一页,台本上男主角的情节简介分外瞩目。“...多年前,女主见到他就脸红心跳,他冷笑捏紧女主的下巴说呵女人你就是爱我还口是心非...”他视线略过下一行。“多年后,他失魂落魄拽住女主,说喂你明明就心动——”“‘第一,我不叫喂,’女主一把拍掉他的手,‘第二,老娘那是先天性心律不齐,心动你马呢。’”沈燃面无表情合上台本,扔给助理。“这谁写的?”小助理眯起眼看封面一行署名。“闻....闻闻克利多九世、水呼吸...龙之峰...炎柱...”他艰难数着念,“千叶..喃殿下?”“.....”***在一起前:沈燃揽过她哥闻千鹤的肩,一脸不耐:“小屁孩滚远点,我和你哥要练吻戏。”闻千喃:“.....???”在一起后:沈燃摁住她,笑得像个祸水。“阿喃,过来提高点儿你燃哥的吻戏。:P”
小小部长 我真没想做渣男
  “我真不是渣男。”顾运坐在墙角,诚恳地向围着他的众红颜解释,“从哲学角度说,这一切都是由高度偶然的巧合所导致的必然认知误差……这点我和苏格拉底的看法是一致的,诶、诶,有话好说都别动手啊......”
池青一 相府有悍妻
预收《囚妻(重生)》----古言-强制爱与追妻火葬场 预收《侯府有个小王大人》----古言-团宠探案日常轻松文 =================== 本文:古言轻喜剧风-爱事业不爱夫君(事业如手足夫君如衣服) 霍桑娶了京都第一美女,林尚书家的千金,一时之间整个京都人人称羡,都道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霍桑知道,他娶林幼情,不过是阮柔的一道懿旨。 阮柔如今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贵妃,为了她能在宫里好好的,他只能咬牙娶下那位林家女,人人都说林幼情温柔贤惠善良体贴,也罢,娶回家当个摆设,也全了他对阮柔的一片真心。 谁想新婚第一夜,那位传闻温柔贤惠善良体贴的第一美女竟拎着裙摆爬上了树,嚷嚷着要逃…… -------------------------------------------- 杨幼娘此生只一个愿望,欺负那些所有欺负过她的人,效仿丝织坊梁师父,离开杨家村带着弟弟天南地北到处走,做做生意跑跑路,每日数钱开心过活。 没成想她刚继承师父丝织坊之日夜归,竟被一群官差给掳了,更没想到竟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尚书爹爹和一个娇俏爱哭如花似玉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姐! 正当她不知所以然时,尚书爹爹竟以弟弟的性命要挟,让她替了姐姐林幼情嫁给京都人人谈之色变的活阎王扫把星霍桑。 逃肯定是要逃的,她杨幼娘又不傻,什么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这阎王谁爱嫁谁嫁!反正她绝对不嫁! 【小剧场1】 霍桑在书房处理公务…… 下属来报:相爷,夫人又逃了。 霍桑蹙眉:这回是怎么逃的? 下属:这回是钻的狗洞。 霍桑将笔狠狠放下,下属试探道:要不属下把那狗洞给堵了? 霍桑咬牙:不必!让她钻! 翌日,某相府夫人被狗笼子给拷了回来…… 【小剧场2】 某日,意识到自己逃不掉的相府夫人决定好好履行职责,执掌中馈,发现相府上下开支太多,于是开始开源节流…… 午饭,霍桑正准备用膳,某人将桌上的大鱼大肉收了起来:相爷身子不好,吃油腻的东西恐伤身子。 霍桑:…… 霍桑正准备泡茶,某人将他的所有茶叶都收了起来,给他倒了杯白水:相爷身子不好,浓茶恐伤身。 霍桑:…… 霍桑置办了好几件衣裳,某人将他所有衣裳都收了起来,只留下了一件。 霍桑挑眉:伤身? 某人道:衣裳不过裹体之物,旧的都没穿破呢!这不伤身,这伤钱! 霍桑拍桌:林幼娘你放肆! 【小剧场3】 夫人终于逃走了 霍桑终于吃上大餐,脑中却回响着某人的关心…… 霍桑终于喝上了茶,脑中又回想起了某人的关心…… 霍桑买了新衣,脑中那人一副守财婆的嘴脸又浮现了…… 习惯真是要命,若是没了她,心里居然空空的,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接了皇帝给他的江南巡按的差事。 下属竖起大拇指:相爷真是勤勉! 霍桑:本相要寻妻! 指南: 1>一个腹黑闷骚一个泼辣直爽,是冤家也是知己 2>1V1 男主一路真香,追妻火葬场 3>文案废,已经很努力在写文案了 4>本文架空!要是遇到不可时宜的称呼或者其他描写,莫要较真。看文图一乐,较真伤自身。不好,不好。 ==========预收《囚妻(重生)》文案=== 前世里因为上一辈人的恩怨,沈雅彤被迫嫁给了心仪已久的韩家郎君,刚开始时韩宿待她千般好万般疼,沈雅彤以为自己这辈子嫁对了人。 正欢喜之余,沈家却被韩宿偷偷陷害入了狱,整个沈家只有她一人独活。 后来沈雅彤才明白,原来韩宿只当她是沈家派来的奸细,从未真心待过她,直至将沈家陷害落马,他便想尽法子囚她辱她。 终于沈雅彤幡然醒悟,自尽了。 醒来时,沈雅彤回到了未嫁的十三岁,沈家还未灭,韩家亦犹在,沈雅彤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韩家罪证呈上官府,又将仍是少年的韩宿偷偷掳了出来囚回了家。 谁想,由于沈家丝织坊的生意越来越好,前一世的大仇已报,沈雅彤觉得心中的大石已经落下,她无暇理会又不想再造杀业,便打算将才十岁的韩宿放走。 【前一世】 沈雅彤被囚数月,开始拒绝用食 韩宿:她吃了吗? 奴仆:夫人说此生再也不会吃郎君一口粮! 韩宿狠狠拍桌:让她去死! 奴仆为难道:郎君,夫人她……在半个时辰前已经自尽了…… 韩宿的心突然漏跳了一下,猛地吐了一口血:她敢!! 【这一世】 韩宿被囚数月,暗中观察沈家,伺机报仇 沈雅彤:他吃了吗? 奴仆:那位郎君吃得比我还多! 沈雅彤扶额,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她竟狠不下心去虐他:等他吃完,就放他走吧。 奴仆:??? 韩宿:???要我走我就走?当我韩宿是什么人?还有!与江家联姻是什么意思?你不给我说清楚我死也不走! 沈雅彤给了他十两金子和一包袱行李:上一辈人的恩怨和晚辈没关系,韩郎君,我囚了你是我不对,如今这十两金子当是我给你的赔礼,今后你我互不相干。 韩宿:???!!! 老子才不想与你互不相干! ==========预收《侯府有个小王大人》文案=== 王湘一直以为自己长大之后会成为霸天寨赫赫有名的寨主,威风凛凛称霸一方,谁想她还没长到刀刃那么高时,霸天寨便被灭了。醒来后,她竟成了琅琊王氏荥阳侯的嫡女! 嫡女也就罢了,她还发现整日里教她习文练字的祖父竟是当日围剿霸天寨的首领! 不行!她可是堂堂霸天寨铁骨铮铮的未来寨主,怎么能认贼做祖父? 于是乎,她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为整个寨子一百余人报仇! 然而事情的走向似是有些不对…… 这整个王家拼命宠她不说,她说想做官,祖父还特地给她在自己曾任职过的刑部求了个小官当当,还给她寻了一门俊朗神才的亲事! =========================== 人人都道陈郡谢氏没落了,没成想百年间竟出了个俊朗神才,只可惜,这位俊才乃天煞孤星之命,更甚至传闻他不能人道。以至于定了三门亲,门门亲事都黄了。 正因他这特殊的命格,中榜之后皇帝直接将他派去了刑部。 也不知是不是天意,刑部的那个小官竟是他在荥阳侯府借住时,半夜偷看他洗澡还与他定了亲的小娘子! 谢霖宠溺一笑,还能怎么着?自家夫人自是宠着护着啊!谁都不许搅黄他这第四门亲事!
柚子水豚 灶神崽崽穿成娃综对照组
【下本→《花仙崽崽在豪门综艺爆红》求收藏】【本文文案 9月4号零点已更新】九天灶王府的灶神崽崽恋恋穿书渡劫,穿成一本古早虐文里的炮灰崽崽,是女主的对照组。崽崽是豪门“早逝”千金,被养父母压榨的小童星,三岁半那年在片场出了意外。亲生父母和哥哥,辗转得知消息后痛不欲生,几年后领养了和崽崽很像的女主。女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崽崽早早成了炮灰。恋恋握紧小拳头:炮灰是不可能炮灰的!穿到出意外的片场,恋恋眼瞅着凭空砸来的追光灯,一手抄起群演的铁锅顶在头上,躲过一劫。养父母讹了剧组一大笔意外赔偿金后,又给恋恋接了一档哥哥带娃旅行综艺——《我的小尾巴》。恋恋搭档的“哥哥”,是出身豪门的清冷校草楚森。自己亲哥哥就叫楚森!“哥哥!”恋恋抱住楚森大腿,却被他嫌弃地拎起来。楚森:“不许叫我哥哥,你不是我妹妹。”恋恋:Excuse me?***后来,综艺播出后,全网惊讶地发现,有一对兄妹组合画风格外清奇!楚森语气讨好:“恋恋,哥哥给你做蛋炒饭好不好?”恋恋嫌弃摇头:“算球吧,你炒的饭狗勾都不吃!”楚森也不恼,卑微道:“那……哥哥给你打下手?”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穿着迷你厨师服,站在小板凳上炒出一锅堪比小当家的黄金蛋炒饭!恋恋把一个带娃旅行综艺,上成了【哥哥变形记】+【中华小当家的美食日常】,馋得其他组合眼泪从嘴角不争气的流出来……恋恋的豪门家人认亲后,影帝爸爸不住在剧组了,首富妈妈不满世界飞了,一大家子全跟着节目组走南闯北,连爷爷姥爷都抢着帮恋恋剥蒜切葱打下手?楚森不满地对家人说:“你们别动,妹妹只习惯我给她打下手!”观众们还发现——别的组合里,弟弟妹妹是哥哥的“小尾巴”,而楚森这个清冷哥哥,成了恋恋的“小尾巴”?!【阅读指南】1.主亲情,团宠治愈小甜文,背景架空2.哥哥不是CP,恋恋有青梅竹马CP3.娱乐圈角色无原型,纯属虚构,切勿代入真人★——《花仙崽崽在豪门综艺爆红》文案——★花仙幼崽琪琪下凡渡劫,意外得知,自己下凡的世界是一本古早虐文。原书中,琪琪是豪门楚家的“丢失”千金,和捡到她的婆婆相依为命。五岁那年被一档角色互换真人秀选中,作为“村”娃到豪门楚家体验生活。节目组为了收视率,恶意剪辑琪琪的cut,节目结束后她遭网曝,在回山村的路上被黑粉攻击遭遇意外。楚家在琪琪离开后才得知真相,一家人痛不欲生,全员黑化成反派,最终炮灰收场。***知晓剧情的琪琪拒绝真人秀,就陪婆婆在村里种花。某天,好几架直升飞机降落在小山村,琪琪的豪门家人们全都重生了!琪琪成了楚家唯一继承人,接回家后上了一档豪门生活综艺。在综艺里,琪琪对全家人的宠爱处变不惊,也不和领养的哥哥争宠,每天扛着小锄头在别墅几千平的花园种花养草,一张淡定小脸写满了“拒绝营业”。观众们惊讶发现——楚家继承人沉迷种花,软糯小团子头带花环,小肉手提着小花篮,在花丛中哼着童谣,宛如小小花仙子。更神奇的是,琪琪种的花草治好了爸爸的失眠、妈妈的焦虑、哥哥的躁郁、爷爷受伤多年的腿……想象中的豪门撕逼?呵,不存在的!楚家豪门被网友赞誉模范家庭,琪琪更是爆红全网。当观众等着吃瓜,看“真千金”琪琪和“假少爷”楚唯钦为争夺继承权大打出手,可看到的却是——楚唯钦成了琪琪的“小尾巴”,把她宠上天。知道琪琪听到风言风语,楚唯钦抱着小团子,轻声哄她:哥哥赚的都是琪琪的,琪琪的还是琪琪的。——【强推《清穿嫡皇孙日常》by沉坞,好基友的文已经肥啦,沙雕欢乐萌文,小可爱们快去围观啊!】
枝景 纸片人老公成真了
[29号入v,当天有三更掉落~]   凯洛买了一个叫做《宽恕》的全息游戏。  他喜欢上了游戏里的一个NPC艾斯特尔,为他受过伤,为他挡过箭,还在怪物来临时为他断后,总算让艾斯特尔答应当他男朋友。  游戏大结局,艾斯特尔登上了唯一能逃离的直升飞机,对他说:“最多三天,我会回来接你。”    结果,在他离开后,系统弹出了结局动画:  【你等待着,但你期盼中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回来,你已经没有可以继续支撑下去的物资了,最终,你在绝望中走向了充满着怪物的街道。】  游戏结束。    凯洛:……!    他气愤难平,将游戏束之高阁整整三个月,但是,艾斯特尔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审美了。最终,他还是再一次打开了这款游戏。  然而,这一次,他仿佛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机制,原先冷漠无比的艾斯特尔竟然变得温柔体贴起来,对他百般呵护。  凯洛饿了他找食物,凯洛受伤了他抱着走,凯洛沉溺在快乐中无法自拔。  又一次走到了结局,在等待直升飞机时,凯洛退出了游戏。  拜拜宝贝,下次再约!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退出游戏后,艾斯特尔的脸色突然变了,随后,他迅速转身寻找,但是他仍旧什么也找不到。  好像之前的甜蜜全都是一场梦,冷冰冰的现实告诉艾斯特尔,他又一次失去了他的情人。    幕后反派NPC艾斯特尔x爱撒娇漂亮宝贝玩家凯洛  截图于2021.4.18  预收《清贵竹马成为权相之后》,求收藏~文案: 宴初秋幼年回乡,认识了一个在乡里小住的举人哥哥。    举人哥哥名叫谢斐灵,只比他大三岁,满口之乎者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古板,很爱管教宴初秋,他教初秋敬长爱幼,忠君爱国。万万不可再因一条鱼而痛打自家太公,即便太公和初秋同岁也不行。    宴初秋出身富商家庭,但谢斐灵是丞相之孙,清贵无比。两人的生活没有交集,只能通过书信来联系情谊。分别数年,书信从未断绝。    直到夺嫡之乱中,谢府被抄家,贬斥为平民,三代内不可再入科举,谢斐灵跌落神坛,落到了淤泥中。    宴初秋慌张跑去探望,将自己积攒数年的“家道中落东山再起之本钱”全数给了谢斐灵。然而谢斐灵不再给宴初秋回信,两人通信就此断绝。    等宴初秋再见到谢斐灵的时候,当初那个清雅高贵,风光霁月的竹马已经变了一副模样,他成了权倾朝野的丞相,嘲弄儒生,视清规戒律为无物。他精于世故,善于弄权,已经是个人人惊惧的权相。  偌大朝野,就此成了他的一言堂,就连九五至尊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愿。    “卿卿,你愿做官么?”他笑问:“如若你想,朝中职位任你挑选。”    宴初秋不想做官,玩笑道:“那我想做个比你还大的官。”    谢斐灵沉吟一番,似在思虑,随后,他答道:“那你便只好做丞相夫人了,我惧内,你做了我的夫人,我就会事事照着你的吩咐办了。”  宴初秋:“……?”    阿灵你在说什么昏话?
文黑墨 一群玩家正在抵达末世
  灾厄元年,世界大变,人类节节退败。  于是玩家们降临了,当一名不正经的领主带领一群不正经的玩家时,奇妙的变化产生了。  赵长安一脸感叹的看着麾下的玩家,犹豫就会白给,所以,尽情的莽吧!

科幻小说最近更新列表

好看的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