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为阻止佐助成为火影,我回到过去 > 第211章 打个招呼
 
第211章 打个招呼
第211章 打个招呼
有一个迪达拉在巨人的指尖上,可是,又有一个迪达拉从洞外走了进来。
是影分身吗……?不对,好像是比影分身要更像真身的另一种忍术。
“宇智波鼬,”迪达拉冷冷道:“你的傀儡有什么使用注意事项吗?”
“不要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啧,谁问你这个?我是说,她不会离开你多远之后,你的幻术就会解除吧?”
“蝎的部下离开他之后,就会叛变吗?”
“蝎大哥使用了精神刻印,你也用了吗?”
鼬沉默了一会儿,“只要你注视着她的眼睛,说出口令,就能得到她的命令权限。口令是:宇智波、乌鸦、朝露、月亮。”
……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口令和权限!
我对鼬老师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叹为观止,而且,这显然是他在刚才那短短一段沉默里,临时瞎编出来的。
“在那之后,如果你叫她的名字‘宇智波朝露’,她会打开写轮眼进入准备攻击模式,如果你要她停止动作,就叫她‘朝露,回来’。”
我想鼬老师是在找补刚才我听见“宇智波朝露”后,抬头打开写轮眼的行为,于是,在听见‘朝露,回来’这句话后,我顺势又垂下了头,关闭了写轮眼。
迪达拉看着我:“我知道了。”
“这样好吗,鼬?”干柿鬼鲛道:“泄露了那么重要的写轮眼傀儡的操纵口令?”
“现在的情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之后我会更换的。”
迪达拉无视了宇智波鼬和干柿鬼鲛的对话,他伸手抬起我的脸,对上了我的眼睛。
“宇智波、乌鸦、朝露、月亮。”
我的视线聚焦在他的脸上。
“跟我走。”
他试探着向外走去,想看我会不会跟上来,见我十分“智能”的迈开脚步,迪达拉才继续向前走去。
洞窟外,巨大的黏土鸟已经停在水面之上。
我正打算跟在他身后跃上去,迪达拉却回身弯腰将我打横抱起。
……好险!
差一点就要下意识戒备防御而绷紧肌肉了!
我放松的躺在他的臂弯里,被他带上大鸟。
大鸟振翅而飞,迪达拉把我放在他的对面,面对面的看着我。
这让我很难受,因为我的表情将时刻处于他的监视之下。
好在空中的大风能将我的长发吹起,要是能挡住我的脸的话……
迪达拉却伸手帮我挡住了头发。
他不知从哪里掏出皮筋,帮我将长发扎成了马尾。
我突然想到,我还有根皮筋在宇智波斑手里呢,他说会还给我,但现在恐怕早就被他丢掉了。
“朝露……”
我毫无反应。
“你是不是在假装?”
!?
不对,他没有证据。
我仍然低垂着眼睛。
迪达拉扣住我的手腕,他的指尖抵在我的脉搏,开始监测我的心跳变化。
“我不信你会被宇智波鼬那么容易控制住。你应该比他更强——你的写轮眼才是最完美的艺术!嗯!”
“……”
“别装了……”
“……”
迪达拉倾身凑近了我。
“你肯定还有自己的意识,对不对?”
“……”
“你那时候,教训我的时候,那么坚定、那么强大、那么自信……你怎么会变成别人的傀儡?嗯??你的部下都在干什么?我爱罗、那个日向宁次……全都是废物!”
“……”
“宇智波朝露?”
为了配合鼬的“口令”,我打开了写轮眼,望向迪达拉。
他毫不闪避的望着我的眼睛。
只要我想逃走,我随时都能对他发动瞳术,这也是鼬老师设定对我念出口号要直视我眼睛的原因——他在尽可能的给我制造机会。
但我现在还不能走,我必须保证鼬的安全。
“你很讨厌我的,对吧?”迪达拉却仍不死心的扣着我的脉搏,试探我,“那么,就算被我这个你讨厌的S级叛忍亲,你也能忍耐吗?”
……?
他向我靠得更近,青蓝色的眼睛紧紧地凝注着我的写轮眼,我不得不控制自己的眼神,绝不能有一丝动摇和闪烁。
只是伪装这么短短一点时间,我就有一种精疲力竭之感,鼬老师却能在敌人的身边忍耐几年之久……
我应该向他学习!
迪达拉的嘴唇却停在了即将覆上来之前。
“没有反应……你真的已经被宇智波鼬控制了吗……”
他退了回去,重新坐好在我的对面,也松开了紧扣着我脉搏的手。
太好了!
我的伪装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天衣无缝!!
“如果你是不信任我,等下看见你的同伴,你应该就有底气不再伪装,攻击我和他们一起离开了吧?嗯?”
我不明白迪达拉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他在与我对话,是试探我吗?
难道他已经怀疑鼬老师?
他怀疑我们联手欺骗了晓?
还是……难道他是想放我走?
他莫非依然,把我视为朋友?
但我现在赌不起这个可能。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阵水汽扑面而来,有人在附近使用了水遁。
迪达拉探头看了一眼,“鬼鲛已经开始了。”
我还听见了蝎的声音:“迪达拉,你晚了很多。”
“蝎大哥,你也知道,我得先去把她带过来。”
“哼,写轮眼的傀儡,虽然不能让我尽情使用,不过,给这些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打个招呼也好。”
肉眼难见的查克拉线黏住了我的手脚,我被拉拽着从迪达拉的鸟背上坠落。
“蝎大哥!!!就算是你,这样做也会惹怒我!!!”
“放心吧,迪达拉,我对待傀儡,向来都是非常仔细小心的。”
我被操纵着稳稳落地,迪达拉紧跟着从大鸟上跃下,落在我的身边。
他甚至来不及看清敌人,就先对蝎怒目而视:“朝露现在是属于我的傀儡。鼬把她的使用权转让给了我!”
“何必这么小气……她现在这副样子,可不符合你的艺术吧?傀儡,向来都是我的艺术。”
无形的线扯动着我,我抽出白牙,抬起头,看向对面,心中一愣。
绝说过增援里有凯老师、小李和天天前辈,但他们不在这里,鬼鲛也不在……
刚才迪达拉在空中看见的水遁,可能就是鬼鲛已经与第三班交上了手。
他拦住了第三班,或者说,第三班决定拖住鬼鲛,让其他人继续往前赶。
佩恩也安排让鼬去阻拦鸣人,他和鬼鲛是搭档,按理来说,分身应该是一起到达的。
所以我以为,鼬应该已经牵制拖住了鸣人、卡卡西和砂隐的增援。
我没想到,我居然会看见卡卡西和鸣人。
他们身边,是勘九郎大人,以及一个陌生的年迈妇人。
而被绝称为“无名之辈”的人,居然是指鹿丸和志乃?!
那就是说鼬那边的对手,是宁次和白?
“你说傀儡……”鸣人第一个冲了出来,愤怒的吼道:“是什么意思!?”
“蝎大哥……”迪达拉脸色无比阴沉,“你是要逼我和你动手吗?”
“啧。”蝎收回了我身上的查克拉线,“一年多了还放不下前女友,真够逊的,迪达拉。她不是把你像垃圾一样甩掉了吗?”
迪达拉一把抱住了我,把我从蝎的面前拽开:“不用你管!”
“不好意思,”我久违的听见了鹿丸的声音,但第一次听见他这么冰冷的语气,“前女友是什么意思?”
志乃冷冷道:“朝露的狂热爱慕者吗……一定是那种擅自尾随在别人身后,单方面恬不知耻的宣称是恋人关系的变态吧。”
迪达拉“哈啊?!”了一声,怒道:“你们这两个愚蠢的木叶小鬼知道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