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晚韶华之我是团宠 > 第三十一章:暗度陈仓(4)
 
  从宫里回来之后,我就病了。

  即使是躺着不动,也是一身一身的冒冷汗,浑身乏力,喉咙里像卡了一颗滚烫的火炭一样,又烫又痛,就连鼻腔里也是火烧火燎的。

  肯定是赴宴这三日没有一天是睡好的,再加上之前吹了一整夜的凉风,使得身体免疫力下降、寒气入体,总之,我这次是真的躺在床上动不了了。

  吉祥急摸着我滚烫的额头急的不得了,我又不让她去请太医,理由是怕那些太医趁机下毒给我毒死了,“吉祥,我想喝姜汤,你多熬几碗姜汤给我就好了。”吉祥给我喂姜汤的时候,嘴里难受,喝了两口,便推开不愿意再喝了。

  以前每次从桃花坞回来,吉祥总会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给我,我每次也总是一饮而尽。现在喝起来,却怎么也喝不下去,总觉得味道不对,果然生病了之后,连人都会变得矫情。

  吉祥见我连姜汤也不喝了,愈发的着急:“奴婢该死!太子殿下之前为太子妃熬姜汤的时候,奴婢明明就站在一旁,可是怎么也学不会,都怪奴婢太笨了……”这么说我之前喝的那些姜汤全都是周琅亲手熬的,望着一直在地上磕头的吉祥,我又重新端起床头的那碗姜汤,硬灌了下去。

  我对她说:“好了,你再去端一碗过来吧!”看到她涕泗横流的跑出去后,再也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床上。

  额头上冰冰凉凉的特别舒服,睁开眼的时候,屋里一个人也没有,起身时,头上掉下来几片沾了泉水的荷叶,拾起荷叶就往屋外走,“啪~”的一声摔出了门外,倒地的一瞬我看见周琅从门口进来了,他满脸焦急的跑过来将我拦腰抱起抬腿就往屋里走,我却伸手抓住了门框:“我身上好烫啊,我想去那里吹吹风。”周琅看了看我指的那块山石顶上,笑着说:“小蔚,乖,等你病好了我再带你去,现在先躺在床上歇息好不好?而且你的衣衫都被汗水浸湿了,要及时换身干爽的,以免加重。”我望着他满是宠溺的眼神微微颔首。

  他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将我放在了床上,我说:“我想喝姜汤。”“好!我立马吩咐膳房去做。”我也扯出一个微笑:“好!”

  我又说:“周琅,你知道我最喜欢在姜汤里放什么东西吗?”

  他只是一愣,大概是想不到我会问这么古怪的问题吧!姜汤姜汤,除了姜就是糖啊,又不是什么补品,哪里还有其他的东西。

  我解释说:“我怕苦,姜汤里记得给我多放糖。”他听完之后欣然一笑:“好!小三,过来,去熬一碗姜汤,多放糖。”

  小三公公刚跑出去又折返回来,身后吉又端着一碗姜汤过来了,我说:“殿下,你喂我吧!”他的动作极其的温柔,他甚至还吩咐小三公公去取蜜糖过来解我嘴里的苦。

  吉祥送他们出去之后,我轻声的说:“吉祥,薛伶知道我病了吗?”她摇了摇头:“太子妃,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你去找薛伶,叫她帮我请个太医过来。”我的声音又低又哑,吉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半响,怔怔的说:“太子妃,太医署的人奴婢也都认识的,奴婢去请一位最熟悉的太医过来吧!”我又说:“按我说的去做,没事的,去吧!”

  薛伶带来的是之前那位剖腹取卵的林太医,还别说,我看到这个太医,脑子瞬间就清醒了,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太医把脉之后开了单子吩咐两名宫娥跟着去拿药了。

  我之所以叫薛伶带太医过来的原因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不和,如果我在她眼前出了事,她反而难逃干系,所以,以她的聪明才智,即使是不喜欢我,她也绝对不敢光明正大的害我。就算她有这个胆子,也不敢在明面上害我,至少她还要顾及薛家的脸面。

  我用手势吩咐吉祥出去,薛伶示意也吩咐她的宫娥们出去了。薛伶扯过里面的靠枕扶着我坐了起来,“姐姐,这样可舒坦一些了。”说话间她一直在用冰毛巾敷着我的额头。

  “你觉得太子怎么样?”她手里的毛巾倏的从我眼前掉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这毛巾面无表情的又说:“你觉得太子殿下怎么样?”

  薛伶淡淡的从我手里拿过毛巾,用指尖将毛巾细细的点在冰水里,又从另外一盆里取出一块浸好的毛巾说道:“姐姐说的是那一方面?”

  我握住她的手:“各方各面。”

  “妹妹觉得殿下哪里都好。”她脸上露出罕见的娇羞,稍纵即逝:“殿下回宫之时,妹妹随着父亲进宫贺喜,那时候殿下才五岁,怯生生的跟在一位绝色的美人身后,妹妹当时就想啊,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殿下十二岁时,随着殿下凯旋而归,小小的身子穿着军服驭马飞驰在皇城之中,威风凛凛却又风度翩翩,妹妹当时想着,也只有那位绝色美人才能生出有如此品貌不凡的公子。从那以后,妹妹暗自决定,此生,非他不嫁。”

  我凑到她眼前:“所以说,你是喜欢太子殿下还是周琅?”

  她掩面一笑:“妹妹都喜欢。”

  我接着问:“如果他不是太子、不是周琅,而是一幅与太子殿下完全一模一样的躯壳,你还会喜欢吗?”说这话的时候,我很心虚,因为我本身就是除了躯壳和原太子妃一模一样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相同,但是所有人都很喜欢我,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和不喜,吉祥、花解语还有周琅。

  薛伶扶着我重新倚在靠枕上说:“姐姐呢!喜欢现在的殿下吗?从前,姐姐对殿下轻则恶语相向、重则拔刀怒斥。虽然殿下从不许外人靠近这鸾凤阁,但是殿下眼底的落寞妹妹向来都是了解的。殿下是真心姐姐的,而妹妹也是真心喜欢殿下的。”说完之后她握着我的手说:“从前的殿下除了鸾凤阁以为,对所有的妾室都会雨露均沾,但都是像完成一个仪式一样,毫无感情可言,但是现在,殿下在温存之余会与人耳鬓摩斯……”她顿了顿又说:“现在的殿下是最好的殿下,所以姐姐日后的心态要放宽一些才好!”

  我闭着眼睛说道:“好了,今日麻烦你了,算我欠你一个情,日后必当奉还,你回去休息吧!我累了,想睡了。”

  “一切都是妹妹应当做的,只要姐姐不嫌弃妹妹碍事就好,姐姐好生休息,妹妹现去看看太医的药煎好了没有,妹妹先行告辞了!”

  薛伶她们走后,吉祥急急忙忙跑进来,伏在床沿上担忧的望着我,我转过头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吉祥慌了神:“太子妃,是不是薛良娣欺负您了,奴婢这就去禀告太后娘娘,让太后娘娘……”她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放声大哭起来“吉祥,周琅是不是死了,你们怕我难过,所以找了个假的来骗我是不是?”

  吉祥惊慌失措连忙捂住我的嘴:“太子妃您这是烧坏了,说胡话呢!”然后又双手合十连连作揖:“南无阿弥陀佛……天上的神仙不要当真啊,太子妃说的是胡话啊……”

  我看着她这幅样子又忍不住笑出了声。吉祥这下子是真的傻了,呢喃道:“太……太子妃,您……”我把眼泪一抹:“没事,我方才是诈你玩呢!好了,我睡觉了,等下记得叫我喝药。”

  翻过身子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我心里已经确定,这个太子不是周琅,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周琅身中剧毒身亡,她们怕我承受不住打击,所以找了个一模一样的人进来框骗我,但是从吉祥刚刚的反应来看,这个怀疑基本被排除了。

  那么就只能是有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来了个狸猫换太子了,从寺里回来之后,我日日夜夜都守在他身边,一日三餐、吃喝拉撒全是在麒麟阁内解决的,吉祥也一直守着我,别人根本没有机会进来做这种事情啊。难道是我们都被人点了穴道,然后……但是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成立。

  孟婆也说过,那个好看的公子已经解了毒,以她那个神智应该是不会骗我的,说明周琅是不会死的。但是真正的周琅去哪里了?是自己藏起来了、还是说被人挟持关起来了,我得赶紧养好身子,才有精力去把这些事情摸清楚。在鼻子严重不通气的情况下,我居然也睡着了。

  感觉没睡多久,就被吉祥给摇醒起来喝药了。喝药之后,脑子愈发的迷迷糊糊的,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这两天一直在喝药睡觉……喝药睡觉……这太医还算不差,第三天的时候,我已经完全好了。

  一边问吉祥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一边往外走。

  吉祥说:“这些日子倒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不过倒是有一件好事。”

  我问:“什么好事?”吉祥小声的说:“太子妃还记得奴婢以前同您讲过,太子殿下每次迎妾入府时,次日清晨都会死掉一名男子吗?”我点了点头。

  她又说:“其实在平常的时候,也会隔三差五的抬出一具男尸出去。”我停下脚步:“为什么?这三年里,就没有一个人追问过?”吉祥左顾右盼一番说道:“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只当是哪个病死的奴才罢了,没人在意,反正我们做下人的基本都是孤儿,死了后没有人会追究的,但是日子一长,府里的人开始人心惶惶,就有那种好事的小太监留意了一下,这才发现,每当咱们殿下不在自己寝殿歇息的时候,次日清晨都会抬出一具男尸,起初我们都不相信,可是后来,我们也留意了,这才敢确定了。我们这些奴婢们从此就安了心,可是那些小太监们愈发的害怕起来,甚至想排查一下这些死掉的人都是谁,结果……太子妃,你猜,结果怎么着?”

  难得看吉祥怎么兴致冲冲的给我讲故事,假装惊恐的问道:“后面怎么了?”

  吉祥一脸认真的说:“死掉的那些人是凭空出现的,不是府中任何一人,刚开始那些小太监还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后来他们自己给自己做了一块号码牌,每天点名报数,可是从来没少过,证明抬出去的那些尸体不是府中下人的。所以他们也就安了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