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晚韶华之我是团宠 > 第二十章:你以为呢
 
  傍晚时分,殳忠催促我们回去,梁倾却说天色还早,想请我们出去喝酒叙旧,我倒是没什么意见,转头看向快要撑死的花解语,花解语今天跟疯了一样,自从进了这监督府,就一直在吃东西,水果、点心、喝了两碗鸡汤、三碗米饭、无数的菜肴、然后又是水果、点心、水果、点心……

  她啃着梨子含糊不清的说:“改日吧!”说完兀自出去了,我赶紧站起身跟众人告别之后追了出去。

  差不多走出了两里地,回头再也看不到监督院的门了。

  花解语才撑着膝盖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我赶紧把了一下她的脉象,轻微的食物中毒和积食,只是吐完之后,估计没个两三天是缓不过来了。

  白日里见到梁倾杀人之后,心里一直有点怕他,但是此刻看到花解语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忐忐忑忑的问道:“语姑娘,要不还是在梁公子那里住一晚再走吧!”

  “不要,我没事!呕~”走不了两步又开始吐了。

  “太子妃,天色已晚,卑职要回去复命了!”

  一边抚摸着花解语的背,一边说:“好,你回去吧!”

  “太子妃,殿下有令,吩咐卑职随时候在您左右。”

  花解语撑起身子说道:“阿蔚,你们先走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平常就算了,你现在连路都走不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殳将军,我们直接将她带回去行不行?”

  “太子府邸、闲人不得擅入!”

  “那就先送她回去!”

  “好!”

  一路上走走停停,还没走到街上,天色就已经暗了下来,花解语吐得实在撑不住了,身子一软就意识不清地瘫在了我怀里。她的个子虽然很是娇小,但是扶着她踉踉跄跄的走了不到二十米远我就有点吃不消了,两只脚打架一个趔趄就倒了下去,眼看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紧紧的环抱着花解语,已经做好了让自己做人肉垫的准备。

  身后传来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殳忠!你是个死人吗?”我的肩膀被他紧紧的搂住,怀里的花解语被他单手一提直直的扔进了殳忠的怀里。“送她回去!”

  殳忠点了点头,就把花解语扛在肩上飞快的走了,真的走的飞快,殳忠的身影一起一落,没一会儿就消失在视线中了,我转过身猛的推了他一把,自己也惯性地后退了好几步,气愤的说道:“周琅,你就不能早点来吗?非要等到千钧一发的时候才出现!你是不是有英雄救美癌?”

  这郊外的夜色朦胧,我看不清他的神色,他不由分说的将我拦腰一抱,向着与殳忠相反的方向去了,我们七纵八跳的从树上跃过、走在人家的屋顶上、又从屋顶下来……凉凉的晚风从我扶腰的指尖拂过,我的脑袋摇摇晃晃伏在他的胸前看着他那如画般的下颔线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今天实在太累了,那颗七上八下的心此时才回到了原轨。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眼惺忪,就看见一团白色身影在眼前晃悠,再一看,原来是周琅穿着纯白色的睡衣半坐在床上,小心翼翼的扯我身下的床单,床单上那一抹刺眼的殷红将我的睡意瞬间驱散,气急败坏的将他一脚踹下了床,“周琅,你无耻、下流……”赶紧将身旁的被子扯过来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

  周琅没有立即起身,而是席地而坐,单手扶膝一脸痞笑的望着我,这才发现他的腿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白色的绷带渗出了一道道鲜红的血迹,大惊失色,忙问道:“你受伤了?”他淡淡的点了点头。

  掀开被子低头看了一下,身上依旧整整齐齐的穿着昨日那套天蓝色的男装。

  我指着床单又问:“这血迹是你伤口渗出来的?”他眉毛一挑,略带轻佻的回道:“你以为呢!”

  这么说他昨日是受伤了,那他刚才是看到床单上沾了血不想让我发现吧!又羞又愧的低下了头。

  昨晚将我抱回来的时候居然丝毫看不出来他有伤在身,当时还埋怨他来得太晚,心中更加愧疚难当,慢慢的挪动着身子下床去搀他起来。

  “我绝对不会碰你这样的女人,放心!”刚沾地的脚又收了回来,想起他之前说从未碰过汪承徽的事情,是因为他早知道汪承徽和侍卫私通。今日又当着我的面说这话,说明他根本不相信我之前说的话,还是觉得我天天出去在外面与人厮混,嫌弃我不干净……

  满不在乎的回道:“哼!那最好了,你以为我稀罕你碰我啊!你赶紧滚出去,谁让你在我的床上?谁让你在我的房间?滚~”想了一下又大吼道:“孝朝法令第三十八条:‘未经允许不得擅入他人房间。’堂堂太子居然知法犯法。”

  “嗯~很好!居然会背孝朝法令了,那你说:如果有一位女子在睡觉的时候,紧紧的抓住一名男子的袖袍不让他离开,还把他的手臂硬扯过去当睡枕的话,那名男子应该如何处理才不违法呢?”

  天哪,我迷迷糊糊都干了些什么丢人的事情,脸比刚才更烫了,硬着脸皮说道:“我……我怎么知道!”

  “喔~这么说,昨晚搂着本殿下的女子不是你了?”

  “当然不是了!”

  周琅发挥了大长腿的优势,一脚横跨过来踩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那这个小东西也不是你的了。”

  我抬头一看立马跳起来抢:“这是我的,快还给我,这是我朋友送给我的!”他将这小凤凰高高的举过我的头顶:“那你说,昨夜抱着我不放的人是不是你,是你的话,就还给你。”

  “你……你也太幼稚了……你快点还给我~你快点还给我啊~”

  “你承不承认?不承认就不给!”

  我要不是顾及到他腿上的伤,我早就飞起一脚了,气呼呼的瞪了他一会儿,又跳起来抢……

  “咚咚咚~”门外传来三声缓缓的叩门声,趁他晃神我赶紧跳起来伸手抢走了那只小凤凰,一把塞进了怀里。

  周琅没再跟我闹,正襟危坐在床沿上:“进来!”

  “卑职拜见殿下、太子妃。”

  我一看来人是殳忠,赶紧问:“殳将军,语姑娘怎么样了!”

  “回禀太子妃,她很好!”

  外面又进来一个人,是之前周琅身边的那个小太监,气喘吁吁的指着殳忠说:“殳将军,殿下和太子妃正在……正在……”

  周琅咳嗽一声,这小太监赶紧跪在了地上:“奴才小三儿叩见殿下、太子妃!”

  我跳下床径直走到殳忠面前,又问了好几遍花解语和小辉他们的情况,他都不紧不慢的一一作答。

  最后周琅不耐烦的甩下一句:“不要缠着殳将军问东问西,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闲吗?”然后黑着脸带着二人出去了。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你生什么气啊?不是你让他跟踪我的吗?什么叫我缠着他、什么叫跟我一样闲,我这几天都没闲下来过……”话音未落,三人已消失在鸾凤阁。

  吉祥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笑嘻嘻的说道:“太子妃,早上好!不对,中午好!”

  “吉祥!你怎么了这么高兴?”“没怎么啊,对了,太子妃,殿下吩咐奴婢以后睡在那里,以后时时刻刻都要陪着您。”顺着吉祥的手势望去,我这才发现屏风后面,在屋子的角落里多了一张小床。

  这个周琅,府里府外都找人看着我,不过好在这两人我都不讨厌,跟着我也没关系。

  吃完饭后就想出去找花解语,走到池塘边才想起来,她的身子可能还没缓过来,于是又垂头丧气的往回走。走进鸾凤阁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挂在树上的风筝。可是外面的日头肆无忌惮的晒了满院,热得不行。吩咐吉祥在黄昏时候叫醒我,转身又回房睡觉了,躺在床上的时候,发现枕头下规规矩矩的放了十支信翼。

  吉祥果然在黄昏的时候叫醒了我,在这空旷的鸾凤阁放风筝最合适不过,我俩兴奋的将风筝放上了天,四斤的手是真的巧,不仅将小凤凰编织得栩栩如生,就连这只大鹏鸟也糊得活灵活现,迎着夕阳的光辉飞在空中的时候仿佛还能看见它眨着金色的眼睛。

  玩得不亦说乎的时候,空中出现了一只鲤鱼风筝,两只长长的须子迎着风“噗嗤噗嗤……”的跟过来了,我赶紧边跑边拽线,生怕被这鲤鱼给缠上,好不容易隔开一段距离的时候,空中又多了一只风筝,是一条长长的蜈蚣,甩着长长的尾巴也靠过来了,我拔着籰子飞跑地躲开了,吉祥既紧张又兴奋的跟着我跑,一会儿看天,一会儿和我相视一笑。

  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得让我喘不过气来,却不知道向谁诉说,看着天空自由自在的大鹏鸟,心中畅快淋漓得很。

  我突然想到个好玩的,松开籰子慢慢的靠近了那条蜈蚣,却又不让它追上我,一直将它往这边引,逗了它了好一会儿之后,这长长的蜈蚣突然间就甩了过来,我一看时机差不多了,就将刚才拢在手里的线猛的往下一拉,手里的大鹏鸟“咻~”的一下直落三尺。吉祥高兴的跳了起来,嘴里直喊:“太子妃真厉害、太子妃、您可真是太厉害了”之类的话。

  我这一躲,那蜈蚣就径直缠上了之前的那顶鲤鱼风筝,这俩风筝越缠越紧、后来两只风筝越来越远,成了鸡蛋大小的黑点,最后消失在金色的黄昏之中了。我和吉祥哈哈大笑起来……

  空中又只剩下我的大鹏鸟独自翱翔了。

  没一会儿,天空中又出现一个小蝴蝶样式的风筝,只有大鹏鸟的一半大小。不管我怎么躲,它都一直紧随其后,就像方才我逗那只蜈蚣一样的逗我这大鹏鸟。

  这操线之人可真厉害,有好几次我躲不开,差点以为他要缠上来的时候,这风筝就会慢慢的与我拉开距离、然后再靠过来。

  这种蝴蝶抓大鹏的游戏持续了许久,我将籰子往吉祥手里一塞,吉祥急得不得了,说:“不会放,怕弄丢了,”我拍着她的手背说了句“放心玩”就寻着那只小蝴蝶风筝的方向追了过去。

  出门没多远,迎面撞见四斤走了过来,“阿喂姑娘!”我见周围没有外人,就打趣道:“四斤,你怎么在这儿?来送黄昏菜的吗?”

  “哈哈~黄昏菜,这个名字不错,待小生回去研究一番,他日种出黄昏菜之后必定先送来给你品尝!”我也笑着说:“好啊!”然后指着天空兴奋的说道:“对了,你之前送我的那个大鹏风筝可真厉害,刚刚还打败了一只长长的蜈蚣和一条大大的鲤鱼呢,你看,现在只有那个小蝴蝶陪我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