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娘娘们拼命宫斗,丑王妃摆烂上位 > 第431章 大结局(全书完)
 

  这下,风水轮流转了。

  南宫晔在一旁的位置上坐下来,整个人惬意到了极点。

  他特别不要脸的抢过南宫卿面前,宫女切好,他还没有来得及喝的茶水,慢条斯理的喝了起来。

  冷笑的开口道:“六哥,你那么大的反应干什么?”

  “又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

  “不就是让你带着三个孩子出去玩两日吗?”

  “避避风头啊,小狐狸刚刚可说了,等她忙完太医院的事情,再来算账!”

  “这几日,念念可是居住在禹顺殿,你说小狐狸要是迁怒,会迁怒谁?”

  “还有,你别忘记前两日,两个小不点拆了太医院的事情。”

  “六哥最近看孩子,有点不上心啊!”

  “.....”

  南宫晔不提还好。

  这一提南宫卿气不打一处来。

  就在前几日,南宫晔为了和小狐狸过二人世界,把孩子打包到了禹顺殿。

  念念住在禹顺殿,他自然高兴。

  可是这群孩子进了皇宫,那简直就是脱缰的马儿。

  南宫卿又舍不得责备,最大限度满足他们。

  这就让南宫念更加的无法无天了。

  三个熊孩子钻进太医院的后厨,南宫念一时兴起,在饭菜里放了一点让人拉肚子的药。

  原因是这段日子,吴嬷嬷生病了。

  染了风寒。

  她娘亲的时候,为了保住、守护路扶摇过得很凄惨。

  长期居住在狗圈里,落下了病根。

  这么多年过去了,路扶摇想尽办法给她调理。

  吴嬷嬷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基础病了,可身体依旧很差。

  这几日感染了风寒,还有一点老便秘。

  完了。

  当路扶摇去给吴嬷嬷把脉的时候,嬷嬷说了她的病症,被南宫念听到了。

  小丫头对九王府的吴嬷嬷和辛嬷嬷有很深的感情。

  把她们当成了一家人,也就是她的奶奶。

  这小姑娘,有孝心啊。

  便秘吗?

  便秘好像就是如厕困难。

  这个药她会配,还升级的一下。

  这几日,南宫念都在太医院晃荡,研究新泻药,就为了解决吴嬷嬷的困扰。

  她终于成功了。

  但是这种东西得找人试药啊。

  吴嬷嬷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肯定不能直接给她用。

  找谁试药呢?

  思来想去,南宫念都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倒是南宫肖骁想出了办法:“姐姐,就太医院的这些哥哥们吧!”

  “他们自己会医术,要是拉肚子还能自己配药!”

  “不会出人命!”

  “....”

  只见南宫念眼神一亮,这是一个好办法啊。

  对,就选太医院的人了。

  之后,南宫念偷偷的溜进了太医院的后厨,她原本只是打算放一点点,毕竟这是改良过的泻药,效果应该很好。

  最主要的是,还不会伤害人的身体。

  能够解救吴嬷嬷多年的困扰。

  好的,皇宫又发生了熟悉的一幕。

  南宫念和南宫芯在厨房里下药,南宫肖骁在外面放风。

  不一会,南宫肖骁就看到有人走过来了,很是着急。

  “姐姐,有人来!”

  “快....快点!”

  “.....”

  听到南宫肖骁急切的声音,南宫念一紧张,手里的瓶子掉在了菜盆里。

  一整瓶全部掉下去了。

  完了,完了。

  这下完了,放多了。

  怎么办?

  脚步声越来越近,南宫念听到太医院的人在叫南宫肖骁。

  “小世子怎么在后厨?”

  “这里可不是能玩耍的地方,赶紧去前院吧!”

  “....”

  南宫肖骁捂着肚子,咽了咽口水:“姐姐,肚子饿!”

  “来找食物...”

  “我能不能先吃点?”

  “....”

  那医学堂的女学子摇了摇头:“小世子去前面等着吧!”

  “马上就开餐了。”

  “您可以去叫念念公主和芯芯公主,洗手用膳了!”

  “.....”

  南宫肖骁:“好!”

  “....”

  随后,他跑开了。

  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念念姐姐和芯芯姐姐应该藏起来了,不会被人发现。

  南宫肖骁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那人走进去后厨的时候,南宫念和南宫芯钻进了桌子底下。

  不一会,在旁边洗碗筷的宫女也拿着洗干净的碗筷走了过来。

  “可以用膳了!”

  “走吧,咱们先把饭菜抬出去!”

  “.....”

  算着时间,太医院其他人也来帮忙了。

  路扶摇成为太医院院使的时候,就让人在这边弄了一个后厨,单独开小灶。

  没办法,太医院的人现在越来越多了。

  全部让尚膳宫那边出,估计够呛。

  再说了,他们当太医的,吃饭的时间点不确定,得看忙不忙。

  所以单独开了小灶。

  后厨一整天都有吃食。

  去后宫出诊的太医,回到太医院再也不用饿肚子了。

  一盆一盆的大锅菜。

  味道很好。

  这三个小恶魔也喜欢在太医院用膳。

  过来抬菜的人,哪里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事实证明。

  南宫肖骁的担心是正确的。

  他之所以给南宫念出主意,是因为她不靠谱。

  很容易出人命的。

  太医院的人医术很好,都是九皇婶的徒弟,出事了可以自救。

  换成其他宫殿,其他人,就很容易出事。

  南宫念哪里知道南宫肖骁有这样的心思,很欣然的接受这建议。

  才有了这么一出。

  躲在桌子底的南宫念心里很是着急,那么一整瓶下去,会不会出人命啊。

  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要不要出去制止他们,不让他们吃了。

  可是她又不敢。

  如果那泻药有效果还好,娘亲不会发飙揍她的屁股,毕竟是她对吴嬷嬷的一片孝心。

  这个时候出去。

  没有任何的效果不说,她的屁股应该会被路扶摇揍开花。

  怎么办?

  南宫念心里纠结到了极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过了小半炷香的时间,她还没有一个决断。

  过了一会,她一横,闭了闭眼。

  算了。

  就这么着吧。

  那是泻药,又不是毒药,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不一会,三小只手牵手从后厨饶了一个弯,走了出来。

  仲太医看到三小只,招了招手:“过来!”

  “都这个点了,你们不饿吗?”

  “干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等会你们娘亲来了,看到你们饿肚子,要挨揍了!”

  “....”

  路扶摇揍人,是整个皇宫,文武百官都知道的事情。

  这么漂亮、活泼的一位公主,王妃怎么下得去手。

  事实证明。

  路扶摇确实下得去手。

  南宫念就是一个小恶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听到仲太医的话,南宫肖骁赶紧捂住嘴巴,摇头。

  “仲爷爷,我们不饿!”

  “不...不吃了!”

  “.....”

  南宫念看着南宫肖骁那一副紧张的样子,再这么下去要穿帮了。

  她赶紧开口道:“昨日答应了六皇叔,我们今日陪他用膳!”

  “仲爷爷,我们先走了!”

  “....”

  太医院的其他人,用膳特别的欢快。

  整个太医院的伙食,是最好吃的。

  当然,这和主子们的食物比不了,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却是最好的膳食了。

  一旁的云中鹤,看了一眼南宫念。

  心里咯噔一声。

  不好。

  这小恶魔要搞事了。

  有诈。

  平日里,他们三小只用膳的时候,比谁都积极。

  什么陪六王爷用膳。。

  就算是九王爷南宫晔,来逮人,也未必能带走念念公主。

  今日很反常啊。

  云中鹤的眼神在南宫念和仲太医身上来回的扫视。

  他总感觉这饭菜有问题。

  低头闻了一下,又尝了一小口,没问题啊。

  没有毒。

  可即使这样,他还是感觉不对劲。

  也只有仲太医这老头子,对这三只小恶魔没有防备。

  云中鹤没提醒仲太医。

  眼底闪过一丝恶趣味。

  不一会,南宫念他们三人就跑得没影了。

  一个时辰后,太医院人仰马翻。

  如厕不够用。

  大家争先恐后的上如厕。

  整个太医院沦陷了。

  只有饿着肚子,没有用午膳的云中鹤独善其身。

  心里无比的庆幸。

  果然...

  果然有诈。

  当路扶摇得知这事得时候,已经很晚了。

  气到不行。

  情况紧急,她赶紧展开救治。

  这两日,天气不怎么好,皇宫生病的人多,整个太医院停摆了,路扶摇就忙碌了起来。

  没人去皇家学院那边授课,她就亲自去。

  南宫念那小丫头的手法了得啊。

  研究出来的泻药,让太医院这些太医,一个两个差点虚脱了。

  他们解不了。

  缓解的药服用下去了,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和效果。

  这才让人去找九王妃。

  路扶摇这一忙,就是几日没有腾开手。

  今日她是去后宫出诊。

  哪知道在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听到一阵欢声笑语。

  敢在皇宫肆无忌惮,大声喧哗的人,除了那三只小恶魔还有谁?

  看到荷花池的那三人。

  路扶摇气啊。

  一瞬间气息不稳,差点就被熊孩子送走了。

  她提着孩子就去找南宫晔和南宫卿。

  所以才有了下朝的那一幕。

  这几日,太医院确实忙。

  新皇南宫耀册封了皇后,后面又选秀了。

  现在整个后宫,特别的热闹。

  这不,皇后和一位新进位份的答应,同时有了身孕。

  路扶摇得知南宫耀要添丁了,想着亲自去看一眼,把脉。

  最近,后宫争斗越演越厉。

  女人多的地方,争斗就多。

  各个妃子身后的家族什么的,也开始明争暗斗。

  事物发展的规律,就是合久必分,分就闭合。

  路扶摇、南宫晔、南宫卿是盛王朝的一股清流。

  不管那些势力怎么斗,他们都不插手。

  成王败寇。

  不就是这样。

  但是这关系到南宫耀的子嗣。

  也关系到以后盛王朝的盛衰。

  兄弟三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干预一下。

  毕竟是第一胎。

  一个是答应,一个是皇后。

  答应的位份没有皇后高,但是又手段,这两个人要是抖起来,旗鼓相当。

  指不定,肚子里的孩子就出问题了。

  这种事情,路扶摇这个九王妃出面最合适。

  借着把脉,提点一两句。

  路扶摇是整个皇宫最珍贵的女人,明明只是九王妃,在后宫的地位应该没有皇后高才对。ωWω.GoNЬ.οrG

  可偏偏,后宫所有人忌她七分。

  好在路扶摇这人不理会后宫争斗,只要不招惹她,万事大吉。

  怎么争斗都可以。

  无非就是争宠争地位。

  倒是无所谓。

  大家都忌惮九王妃,但是同时也庆幸,九王妃和九王爷、六王爷一样,不问世事。

  九王妃活成了后宫中,大多数女人做梦都不敢想的样子。

  肆意、潇洒。

  心怀天下,比男人还有能干。

  路扶摇这么一提醒,原本暗潮汹涌的后宫,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那答应和皇后一族的人,也不敢有任何的异动了。

  两方目前能做的事情就是保胎,小心翼翼的呵护肚子里的皇子。

  然后祈祷肚子争气一点,能为皇上生一个大皇子。

  对,就是大皇子。

  因为九王妃医术了得,所以在怀孕这件事情,没有人敢耍花招。

  只能顺其自然。

  预产期王妃都知道。

  如此,路扶摇忙得昏天黑地,甚至没有时间收拾熊孩子。

  可再这么放任熊孩子胡闹下去,整个皇宫都要被掀翻了。

  如此,新账旧账一起算。

  她先去安排太医院的事情,然后等三只小恶魔梳洗干净了,她再来。

  这一场挨揍,路扶摇憋了好几日。

  势必是一场硬仗。

  看小狐狸那架势,南宫晔能是寻求援军吗?

  打在孩子身,痛在他心啊。

  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护着,要不然小狐狸连他也一起收拾。

  这个时候,就是铁三角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六哥和九哥两个人的战争,南宫耀只会看着。

  绝对不会参与。

  这两人,日常互相伤害。

  但是这个时候,他但凡多说一句话,两人就会一致对外。

  所以只要看戏就行了。

  南宫卿见南宫晔摆烂的那态度,差点气笑了。

  “老九,念念是你闺女,你自己护!”

  “凭什么要我护!”

  “.....”

  听到这话,南宫晔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哟,六哥还知道念念是本王闺女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九哥女儿呢!”

  “她可是一直住在禹顺殿!”

  “六哥是抢了本王小棉袄,现在又不想负责了。”

  “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你就说吧,这次你护不护他们,小狐狸刚刚离开时,愤怒无比,她生气了你也知道,指不定这三个孩子要在床榻上躺好几日呢。”

  “啧啧啧,真是可怜!”

  “.....”

  特么的,南宫晔怎么会这么无耻。

  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不过,南宫卿确实舍不得三小只被收拾。

  小狐狸的怒气憋了好几日了,这一次发泄出来,怕是会排山倒海,汹涌澎湃而来。

  三小只能承受吗?

  怕是承受不住啊。

  三个人在御书房一直讨论着,怎么护他们。

  让小狐狸棍棒下留人。

  哪知道,这个时候,三小只自己已经想好了对策。

  宫女带着他们三人回禹顺殿沐浴更衣。

  三人确实洗干净了。

  可当宫女们不注意,三小只一人背着一个早已经收拾好的小包袱,离家出走了。

  从宫门出去,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他们有的是办法,早已经想好了路线。

  三人背着包袱,直接往冷宫的方向去了。

  这几年,冷宫一直荒废着,根本没有多少人过来。

  平日里,皇宫里的宫女太监都是绕着冷宫走,据说过去冷宫死了很多失宠的娘娘,不干净。

  特别是晚上,阴森森的。

  自然要逼着点。

  可这小三只却不怕,做贼一般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冷宫。

  三人明显兴奋无比。

  特别是年纪最小的南宫肖骁:“姐姐,姑姑...怎么真的出宫?”

  “要去艹江湖了,是吗?”

  “肖骁以后想要成为大英雄...杀尽天下坏蛋!”

  “.....”

  南宫念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兴奋无比:“对,我们要去江湖上逍遥法外了!”

  “大皇叔是不会骗我们的!”

  “他说了,江湖上,可好玩了,还没人管,逍遥自在!”

  “没了我娘亲揍屁股,世界就是美好的!”

  “快点,咱们快点走吧,大皇叔应该等在那里了!”

  “.....”

  果然,当三小只溜进冷宫的时候,司空衍带着他的侍女们,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一路跟过来的时木和时金。

  嘴角一阵抽搐。

  南宫卿要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南宫晔这个腹黑男人的算计。

  不知道会不会气炸。

  他是帮凶,难辞其咎。

  可比起得罪南宫晔,他更愿意得罪南宫卿。

  等南宫卿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

  司空衍已经带着三小只在浪迹天涯,艹江湖了。

  南宫卿看似最冷清,最没心,却是一个孩子奴...

  不等南宫晔开口,他就追了出去。

  就在南宫卿出宫一个时辰后,路扶摇和南宫晔换了一身便衣出了宫。

  在皇宫的后门和早已经等在那里的时木和小玖碰头。

  两人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一对没有良心的夫妻,就这么抛下孩子,浪迹天涯。

  这才是真的浪迹天涯。

  之后几年,南宫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娘亲爹地的书信。

  “念念,听说你能独自操刀做简单的手术了,娘亲很高兴!”

  “这是娘亲的手术刀,现在送给你!”

  “希望我的念念,得愿所尝!永远开心、快乐。”

  “爱你的娘亲、爹地。”

  “勿念,安好!”

  “.....”

  PS:全书完!!祝小阔爱们,喜乐平安,咱们下本书见,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