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九窍石人
 
  没一会,琥凝心就看到了叶凡和黑皇、怜风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那么大张旗鼓的邀战,可别翻车了。”

  琥凝心对她们提醒道。

  “放心吧!小叶子和怜风在,不可能输…”琥小橘丝毫不担心。

  “汪!还有本皇在这里!保证你们不输!”

  黑皇吐着大舌头,趴在旁边,看着周围的石料十分眼馋,那样子,好像是恨不得上去咬两口。

  叶凡亦跃跃欲试,这两天有琥小橘罩着,他可放开了手脚,赌上瘾了!

  怜风也点了点头。

  大夏皇子被龙气缭绕,高大挺拔,他隔着很远,向琥凝心她们点了点头,表示打了声招呼。

  琥小橘笑眯眯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白衣小萝莉尼姑。

  白衣小尼姑嘟着小嘴,清纯的大眼中满是对琥小橘的不喜欢。

  大夏皇子皱了皱眉头,也是很不待见琥小橘对自己妹妹笑眯眯。

  ……

  道一天字号石园内有一株古藤,粗大的让人心惊,直径有十丈,如一条苍龙横卧,爬向四面八方。

  这不是大树,这只是一株藤,却如此的粗大,道一石坊占地极广,成片的围墙都有它的藤条。

  在古藤旁,还有一口井,以源石砌成,绳索在上面磨下一道道痕迹,岁月久远,不知存在多少年了。

  倒是这那古藤有数万年了…

  相传,它都快仙台了,但昔年被高人点成了凡木,所有灵气都透过古井,滋润了这片石坊。

  还有另一种说法,在神城内,无论是多么久远的植株,都不可能化妖成精,所聚灵气只能滋养本城。

  天字号石园很冷清,没有多少人出没,但现在却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其他石园人都被惊动了,不少人都聚集了过来,想观看赌局。

  “是妖庭二殿下开的赌局,有好戏看了。”

  ……

  这里有高手坐镇,一般的人都不能进来,只能外围观,唯有选石的人可以进入,毕竟这里的石料太珍贵了。

  园内有一个老道姑,盘坐蒲团上,看不出多大年岁,一动不动,里面还有四五个老人在选石。

  当琥凝心俩人走进来时,她亦一动不动,如干枯的老树一般。

  其他人也不再喧哗,围在天字号石园周围,静静观看,还好没有围墙,有的只是植被,一切都可见到。

  这些石料有些是从禁区内运出来的,或者无限接近太初禁区。

  大夏皇子与白衣小尼姑,显然不是第一次来,一副无比熟悉的样子。

  其实,

  以前琥凝心看书时,她就很不解,遮天有妹妹的,为何总是带着自己的妹妹四处瞎逛…

  ………

  天字号石园,有不少翠竹,青翠碧绿,平添了几分幽静。

  这里的石料,并不是很多,但却各有各的位置,道一圣地的人每天都会清查,因为实在太珍贵了。

  不过,这些石料都摆放的很自然,或在青竹下,或在汩汩涌动的泉水畔,亦或在青藤间。

  石与景交融,分外和谐,有一种天地归一,返璞归真的味道。

  很多石头不大,但却价值数千斤源。

  更为离谱的是,有些石料一斤就价值千斤源,价值数十万。

  ……

  北域的中心,本就是以源为本,差不多所有人都懂源,关于石坊中的一切,自然会流传的很快很广。

  很快,妖庭殿下大开赌局的消息就遍了神城。

  许多人闻讯后,都跑来围观,有不少老辈人物赶来。

  “哈哈…我们没来晚吧。”

  一群老人出现,全都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年岁大的吓人。

  “终于赶上了,幸好还没有开始。”

  这些人来头非常大,出自各大教派,不少人都已经寿元无多,没有人愿意惹他们。

  这群老人得到琥小橘准备开赌局消息后,跟打了鸡血一般,兴致勃勃的赶来。

  昨天,琥凝心还在风花雪月之时,

  姬家赌石坊里,怜风和叶凡展现出了惊人的源术,在神城有了很大的名气,谈及源术与赌石必要提到她俩,名气却已如日当空。

  可谓是一夜成名…

  石园外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诸多修士都在围观,没有人大声喧哗,全都在静静看着。

  “挑石,开赌吧!”

  琥小橘见人都到齐了,赶紧催促叶凡和怜风。

  来到一片阳光直射之地,叶凡和怜风盯住了石台上被日光所照耀的九窍石人。

  这块石头对叶凡和怜风有极大的吸引力,天生人形,具有九窍,极其特别,他们在园中四处转,其实心神一直系在这里。

  故老相传,世间有仙石,天生九窍,可蜕变为圣灵,是近仙的存在,但这块石头太小了,只有一尺长。

  旁边怜风沉思,最终她还走动手了,将这九窍石人抱了起来,细细观察。

  “这个九窍石人,有很多源木造诣极深的人都看过,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敢动。”

  “你们真要动这块石头?”

  一群老头子都很吃惊,他们都曾琢磨过这块石头,但一直都没有人敢出手。

  这块石头不过一尺长,却价值二十九万斤源,昂贵的离谱,许多人看后都是拿捏不谁。

  “有人要动九窍石人了吗,老头子我来对了,要好好的看一看。”又有一些老人闻讯而来。

  怜风举起这块奇石,对谁了太阳,认真的辨析,仔细的观测,默默的思索着。

  她总觉得这块石头玄而又玄,有些把握不住,一会儿给她梦幻空花的感觉,一会儿又给她沉甸甸、内蕴绝世稀珍的错觉。

  “就选它了!”叶凡道。

  “嗯。”

  怜风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有人赌吗?”

  见她们选好,琥小橘急忙跳出来,兴致勃勃道。

  “赌,怎么不赌,我赌一万!”

  “三万!”

  “一万五千!”

  有人陆陆续续抛源,很快地上出现一大堆源,光芒闪烁,灵气冲天,足足好几十万斤源。

  见此,我们的叶天帝不禁口干舌燥,忍不住向下咽口水,眼睛都有些发直了,盯着园内的几十万斤源,目光无法移开。

  “还有没有下注的?”琥小橘再次问道。

  此刻,白衣小尼姑半蹲在地上,托着美丽的下巴,大眼中纯净无比,不满的嘀咕,道:“快切呀。”

  大夏也赌一万斤。

  琥小橘连问了数遍,都没有人回应,不禁撇了撇嘴,道:

  “那就切吧。”

  怜风亲自操刀,露出认真的神色,持锋锐的银刀在石头上运转。

  “咔嚓!”

  切石的声音一响,周围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又回到了刚开始时,没有人再说话。

  石粉簌簌坠落,银刀运转的很快,不多时石头已经小了一半,依然是白花石,不见异象出现。

  琥凝心已经暗中做好了准备,

  她记得这玩意儿,好像是那个龙纹黑金小剑来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