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清穿嫡皇孙日常 > 第134章 剑指
 
介绍完这石破天惊的大礼, 弘晏托起曹寅的手,不让他磕头跪拜,亲昵之意尽显言表。接着悄悄同他道:“两个物件的做工, 尚有不足之处,工匠还需完善一二。这样吧,过上两三日, 曹大人派人接手就是。”

过上两三日?

曹寅呼吸微顿,长长作了一揖,掩住面上动容, 心道改良之物, 必得精益求精, 便是过上十日也无妨!

只是面前摆的两样东西,堪称神物也不为过,他这宦海沉浮多年的人都觉迫不及待,差点失了分寸, 闹了笑话。天大的蛋糕放在面前,饥饿的人想要立马吃下肚里, 两三日时间忒的漫长……

曹寅心下一凛, 摇了摇头,暗笑自己如毛头小子似的,实在不该。

哪知弘晏像是看出他的心思, 想了想, 贴心至极地道:“不如曹大人现下就派心腹守着?礼物已经属于你了。”

“……”

曹寅浑身一震, 无有不应,被弘晏一席话说的,真要热泪盈眶了。

小爷处处为他着想!

对于珍宝,谁也不愿走漏半点风声, 派遣心腹恰恰可以保密,正中他下怀,同样可以监视工匠与别院之人的行踪,避免与外人接触。

此时此刻,他哪还记得什么芸姐儿的事,满腹心思都被飞梭与纺机牵引着,面上的红光半晌才遮掩下去。

拱手道谢之后,曹寅忙不迭吩咐两个心腹,并一列训练有素的家丁守在此处,务必看好小爷的礼物,让别院飞不进一只苍蝇。忽而想起李煦还在外头,他的神色微微一敛,继而恭敬地笑:“这份礼物,小爷同样送与苏州制造?”

“唔,我就送给两位大人,连我阿玛都不知道!”弘晏眨巴着眼,没有否认,“想必李大人也是需要的。”

曹寅再一次道谢,真心实意为大舅哥高兴的模样,轻声提议道:“不若由奴才复造一件,代为相送,也好让太子爷寻来的工匠轻松些。”

曹李两家是姻亲,更是密不可分的伙伴,他的妻兄得此,不仅于李氏,于两家联手更有好处。

还有与他合作的南边豪强……只是稍稍晚上一晚,待他摸透、参透改良之道,让江宁曹家占得先机,也无妨不是?

弘晏高兴点头,明显与曹寅更亲近的模样,“也好,就按你说的办。”

曹寅收拾好情绪,神色如常地回府,李煦挠心挠肺,旁敲侧击却一无所获。

曹大人低声解释:“小爷不是说了么?再过几日你就明白了。”

他一连两日心情激荡,深知此事事关重大,盯住别院的同时,又惶恐弘晏告诉别人——毕竟皇长孙孝顺之名,天下皆知,若是同样当做礼物赠予太子爷、四爷、八爷,那可怎么好?

还有皇上那儿,待规模已成,他需亲自请见,以神物旺天下,现在还不是时候。

凭借圣驾驻跸的主场优势,曹寅吩咐行宫伺候的婢女小厮,暗暗注意皇长孙身边人的行踪,尤其是贴身太监三喜与临门,发现无一人有动静;弘晏也不出府了,而是专心致志地读书,与太子爷唯有日常交流,从未提过改良二字。

曹寅真正放下心来,捋着短须畅快一笑,从今往后,他必为小爷效犬马之劳!

夜间,烛火深深。

八爷手执棋子独自对弈,半晌听闻动静,看向鬼魅般出现的小黑,语气温和地问:“都办好了?”

“都办好了。”小黑一拱手,仔细回禀道,“传言已至苏州织造,以及各位豪强的耳朵——‘曹大人将可以提高八倍效率的纺织神物藏匿别院,甚至不愿同亲近的大舅哥分享。’”

说罢补充:“奴才联合间谍小队,将别院地址一一附上,只等他们派人查访,与此同时另开暗门暗道,可以绕过把风之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看到堂屋景象。”

只要心怀疑问,只要上门查探,必将看见警惕把守的曹寅心腹,以及正在运作的织机纺机。

那几名心腹的长相,各家豪强许会陌生,李煦还不熟悉?

李煦作为曹寅的大舅哥,或许顾忌三分,可其余豪强则不然,令人疯狂的利益面前,谈不上情谊。

那不是一般的金银珠宝,而是牟利好几百倍,好几千倍的暴利,是行业的洗牌,也是新垄断、新称霸的好时机!

足以让一个家族飞上云端,或是跌落泥地,足以让他们不顾一切,铤而走险。

他们与曹家合作多年,总有些把柄在吧?

便是李煦通风报信也晚了。

通风报信,也是正中下怀,李大人同样成为与豪强作对的敌人,正好一起收拾,岂不乐哉?

回过神来,八爷的神色越发柔和。

元宝将小黑打包送他使唤,这代表着无上信任,曹家李家不倒,他如何称得上侄儿的知己?

……

另一边,四爷住处。

“回四贝勒,诸事已然安排妥当,”小灰无声无息现出身形,一板一眼地拱手禀报,“奴才已然探明各府藏银之地,保证查抄效率。”

“还备好‘曹寅拥有各家把柄,一一记在账上,只待掌控江南’之言,待豪强对付曹家之时骤然放出,引得他们急切寻查真正账簿。”

“各家齐心协力,不辞手段,账簿的下落定能水落石出……”小灰条理清晰地道,“若苏州织造通风报信,便在谣言里边添上李煦的名字。”

四爷端正而坐,大拇指摩挲茶杯,听罢轻轻颔首:“做得好,辛苦。”

若要整治贪官,肃清江南风气,狗咬狗互相检举远远不够,还需织造府的账簿当做证据。豪强非君子,他们从前依附曹李两家而存,为了利益,诸多骇人听闻的手段,全使得出来!

而他,无需效仿整顿吏治之时,催促京官还银的方式,更不必温水煮青蛙,温和地慢慢来。

豪强言商,无有特赦。有皇令在,谁敢说个不字?

鱼肉百姓之官,扭曲败坏之风,唯有铡刀与鲜血才能洗刷。

想到此处,四爷眼眸一厉,唇角却是掀起一抹笑意。

元宝最是明白他的志向,不惜将小灰交由他指使,若曹李两家依旧屹立,他有何颜面自称知己?

弘晏幽幽看向太子,太子微笑不语。

“您把小灰小黑分派出去,何必打着儿子的旗号。”

弘晏眼神控诉,他都说了,只需太子答应保成纺纱机的名儿,其余什么也不用干,可他爹偏偏不答应,还包揽了所有事宜,让他无所事事光看热闹。

太子慢条斯理地道:“孤与你想的法子,可有出入?”

弘晏:“……没有。”

甚至更胜一筹,考虑得更加周到,元宝阿哥是绝不承认的!

“你还小,如何能够大包大揽,解决曹李两家。”太子摸摸儿子的圆脸蛋,望了眼窗外夜深,语重心长地说,“阿玛这是教导你储君之道。凡事物尽其用,需思虑周全,必要时候以情分驱使,交付一丁点信任,收回的是完完全全的忠心,你可明白?”

弘晏无言以对。

半晌幽幽道:“知己之间心有灵犀,不需要用情分驱使。还是那个问题,您何必打着儿子的旗号?”

太子听到前半句有些醋,好悬暴露真实面目。

猝不及防听到后半句,见躲避不过,从容道:“孤作为元宝的阿玛,得帮你瞧瞧,两个知己值不值得深交。可今儿这句质问,甚是伤阿玛的心……”

弘晏:“……”

那副慈父面貌看得弘晏鸡皮疙瘩都起了来,飞也似的逃到榻上,盖上被子,规规矩矩闭眼,三秒打起小呼噜。

心里念着保成纺织机,保成纺织机,保成纺织机。

此番事了,他爹的乳名,距离传遍大江南北、众人敬仰的日子,不远了!

近日来,皇上分出几分注意力在曹寅李煦身上。

八爷每每同弘晏出门,汇报加在一块,足以聚积成一道长奏折。皇上一字不落地听着,自觉听够了,摆摆手让八爷退下,露出一个让李德全胆战心惊的面色——

微微眯起凤眼,不带半点情绪。

“出了江宁,朕该好好敲打。”

李德全不敢问是什么敲打,在旁默默听着,忽闻皇上问他:“你说,太子老四老八这几日,很晚才歇?”

李德全小心一笑,说出猜测:“比平日稍稍晚上一些,想来是忙于思政。”

皇上颔首,又问起弘晏起居,半晌想起借走的工匠,扬眉道:“不知何日才能归还。”

……

皇上虽派给弘晏一个吕姓工匠,但暴露了吕匠人真正的后台,弘晏恍然大悟,为计划着想,没有允许工匠复命,也没有允许他打小报告。

先是挪到别院,而后又有曹寅派人盯着,过程躲躲藏藏神神秘秘,皇上还真不知他捣鼓出了什么东西,在纺织方面有什么创新。

皇上老神在在,稳坐钓鱼台,因着乖孙想要推广,必然寻求他的同意。身为一国之君,白日里政务忙碌,或是抽空微服,暗访临近府县的民生,或是巡视河堤,接见地方官员,诸多因素相加,于是没有吩咐李德全暗查——

查过了,还叫什么惊喜?

万万没想到,惊喜来得那么快,唯独换成衙门外的登闻鼓,还有层层递上来的举报信。

弘晏送礼的第三天清晨,御书房。

刚刚展开盖有血印的信纸,李德全大惊失色的脸凑过来:“皇上,曹家织坊的管事状告曹大人,说,说,曹寅德不配位,上任以来贪污受贿,强买布匹,剥削坊工,除却迎驾以及修建行宫所耗,足有……八百八十八万两之巨!”

皇上手中的信落在了地上。

又有小太监急匆匆赶来,慌里慌张道:“皇上,苏州织造府的小吏千里迢迢状告李大人,说李煦为官不仁,鱼肉百姓,足足贪了六百六十六万两!”

皇上面庞剧烈一抖。

不知过了多久,他悠悠感叹:“这个数字,倒是吉利。”

李德全:“……皇上!保重龙体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23:59:27~2021-10-14 02:18: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芯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芯芯 20瓶;浅风似夏 13瓶;微积分不挂科、题墨兰图 10瓶;27656146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