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全球领主游戏:百倍人口 > 第37章 荀彧的“背刺”,朝堂改革
 
  “??!”

  秦霄被甄尧的话吓了一跳。

  这么直接的吗?!

  不是说古人喜欢绕弯子、各种试探之后才摊牌的吗?

  上来就直接王炸?

  这是什么操作?

  咦?

  不对!

  刚才甄尧说啥来着?

  让我娶她小妹?

  那不就是甄宓?!

  秦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甄宓那惊艳的身影。

  “秦公子!”

  甄尧见秦霄不说话,有些着急,连忙再次追问道:“小弟想将小妹许给秦公子,不知秦公子意下如何?”

  “……”

  秦霄回过神来,看着甄尧那副有些焦急的表情,心中有些疑惑。

  这家伙这么慌慌张张的要把甄宓嫁给自己,不太符合他的性子啊。

  以秦霄这些日子和甄尧的接触来看,甄尧这个人,即便是有这样的想法,也会先旁敲侧击地试探,觉得大概率能成了之后,才会委婉地暗示几句。

  而且最后真正“求亲”的这一步,还必须得让秦霄这边来主动提。

  这样方才符合甄家嫡女出嫁的“规格”。

  如此急躁,上来就要嫁女儿……啊呸,嫁小妹,还生怕秦霄不肯要,这态度,难免过于自降身份了。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秦霄心中有些疑惑,却并未回答甄尧的问题,而是反问道:“甄兄,可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瞒秦公子……”

  甄尧面露苦笑,对秦霄拱了拱手,说道:“早晨传来的消息,长安那边传来的诏令,各地甄选秀女。以小妹的情况,若是被那选秀天官得知,必然是要将小妹带走……”

  甄尧还在继续絮絮叨叨,说什么“小妹对秦公子颇有好感”一类的话,但秦霄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下诏选秀女?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秦霄一脸懵逼。

  难怪甄尧慌慌张张地上来就要嫁小妹。

  原来是为了避难……

  若是选妃、选后,甄家或许会巴不得能抱上“陛下”的大腿。

  但选秀女,说白了就是选宫女。

  名义上也是皇帝的女人,但实际上干的却是伺候人的活。

  何况,自古以来,后宫之中的争斗都是非常激烈,危机四伏。

  以甄宓的容貌,若是遇到哪个嫉妒心强的后妃,说不定连见到皇帝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暗中害死,还会连累甄家。

  这种情况,甄家若是愿意让甄宓进宫,那才见鬼了呢。

  还不如选一个各方面都不差的,争分夺秒抢时间,赶紧先把甄宓嫁出去再说。

  虽然这其中依然有许多漏洞,但至少是能合理地解释甄尧这反常的行为。

  “甄兄……”

  秦霄双眼中透着茫然,试图辩解道:“选秀女之事,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言吧?据我所知,秦……陛下还在主世界,如何会在这边下令选秀?”

  在全国范围内劳民伤财地大肆选秀女,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虽然很多皇帝都喜欢这么干,甚至在位期间会不止一次地进行选秀,但这种行为,往往会和“昏君”联系在一起。

  秦霄绝对不愿意背上这口黑锅。

  何况,秦霄也确实没下过这样的命令。

  “不是陛下。”

  甄尧摇了摇头,正色道:“不瞒秦公子说,若是陛下下诏选秀,我和小妹虽然不愿,但为了甄家利益,十有八九,也会将小妹送进宫去。”

  “嗯?”

  这态度,好像和秦霄猜测的不太符合。

  秦霄疑惑道:“除了秦……陛下,还有谁有资格选秀?”

  “秦公子可是忘了那……安乐公?”

  甄尧提醒道:“安乐公如今业已成年,这次选秀女,便是为了给安乐公选妃。”

  安乐公……

  秦霄回忆了一会,才想起来。

  这不就是汉献帝刘协嘛。

  在逼迫刘协禅让退位之后,秦霄给他封了一个“安乐公”的虚衔,将其在长安一处别院软禁起来。

  衣食用度方面的待遇都给得极高,但没有自由不说,权利也被完全限制死了。

  不过,理论上来说,“安乐公”是大秦帝国绝无仅有的“一等公爵”。

  虽然没有任何实权和自由,但按照秦律来讲,也是有资格在各地选妃的。

  当然,资格归资格。

  若是正常情况,这资格应该是用不到才对。

  秦霄压根没打算让刘协留下后代,给自己造成什么隐患。

  在秦霄看来,等个几十年,刘协病死或者自然老死,没有后代,自然就不会有人在打着“复兴汉室”的旗号搞事。

  再有个两三代人,汉室天子就会彻底被世人遗忘,只存在于史书之中。

  秦霄有些纳闷。

  长安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会开始大张旗鼓地给刘协选秀,甚至都闹到了冀州来?

  如果不是朝堂上有人配合,这事是肯定不可能成功的。

  若是给“安乐公”刘协选妃,甄家不愿意让甄宓踏入这个火坑,那就更加不难理解了。

  都已经下错三次注,这一次,甄家即便是再蠢,也不会站到秦霄的对立面去。

  “甄兄稍安勿躁。”

  秦霄安抚了几句,犹豫片刻,在袖兜里翻找片刻,拿出一枚令牌递过去:“若是选秀天官来甄家,甄兄只管出示此物,可保令妹无碍。”

  令牌呈五边形,通体由白玉打造,正面刻着一个大大的“秦”字,背面则是“鄂国公令”四个小一号的字体。

  这是岳飞的身份令牌,相当于代表了岳飞的身份。

  为了在这次巡游过程中隐瞒身份需要,有时需要办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时,秦霄偶尔会装成岳飞的亲信手下,这枚令牌便能够派上用场。

  比如说之前调动【军情局】的情报系统,借助的便是岳飞的名义。

  不过长安朝堂那边自然都知道,岳飞远在主世界,在三国世界里使用岳飞令牌的,必然是秦霄本人。

  “鄂国公?”

  甄尧看到令牌上的小字,惊讶地抬起头:“秦公子竟和禁军元帅岳大人有关?!”

  岳飞的职务是“第一军区司令”,但很多人却更习惯将他称为“禁军元帅”。

  但凡消息灵通一点的都知道,在大秦帝国的军队体系当中,虽然名义上皇甫嵩、岳飞、张辽、马超、孙坚五人并列。

  但如果要挑出当今陛下最为信任的一人,绝对非岳飞莫属。

  五位司令,或者说“元帅”当中,地位最高的,也是岳飞。

  以甄家的消息灵通程度,自然不可能不明白岳飞的身份令牌意味着什么。

  秦霄并不解释,只是笑道:“有此物在,甄兄可以放心了吧?”

  秦霄相信,以甄尧的眼力,不难分辨出这令牌的真伪。

  若是只是单纯一块普通玉牌就能代表身份,那也太扯淡了点。

  但凡重要一点的人,他们的身份令牌,都是有一重重的防伪手段。

  从玉质、雕刻手法、字体,乃至于不为人所知的暗记等等。

  想要仿制,除非把制造令牌的工匠给绑来,否则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恩不言谢!多谢秦公子救我甄家!”

  甄尧双手前伸,抱拳,然后弯下腰,对秦霄行了一个大礼,然后急匆匆地告辞:“在下还要安排接待选秀天官一事,今日恐怕不能为公子做向导了,还请公子恕罪。若有任何需要,只管对下人吩咐便是,待甄家渡过此劫,小弟再来向公子赔罪!”

  正好,秦霄也需要借助【军情局】的情报体系,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甄尧离开后,秦霄立即找来【军情局】的密探,让对方去联络本地军情局的分部,询问给刘协选妃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了足足一整天,秦霄才从密探手中得到了一封记载着情报的密信。

  一目十行地扫过密信,秦霄长叹了一口气。

  “荀彧啊……你还是不忘汉室。”

  “我该如何处置你?”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

  以荀彧为首,一批对汉室忠诚度比较高的“老臣”,虽然已经大体融入了“大秦帝国”这个体系当中,发挥着自己的力量。

  但,他们也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安乐公刘协,甚至是“皇叔”刘备这两个人。

  其中,作为汉室唯一的嫡系血脉,前者自然更加重要。

  他们倒不是想让汉室复国。

  所求的,仅仅只是让刘协留下几个后代,将汉室的血脉传递下去。

  哪怕以后依旧被软禁着,至少血脉传承还在。

  正因为这个要求不高,才没有在朝堂上引起太过强烈的反对。

  只是,秦霄还是有些疑惑。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当然,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荀彧主张这么做,让秦霄心里觉得不是很舒服。

  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也不问问自己,就自作主张了。

  虽然秦霄确实给了荀彧这样的权利。

  但不用在其它地方,偏偏要用在刘协身上。

  这让秦霄有些难以接受。

  或者说有些生气。

  老子这些年对你这么好,结果你心里还是想着汉室这个“初恋”?

  我给你的好处,你转手就拿去讨好“初恋”?

  大致就是这么个心态。

  不过,很快秦霄便调整好了心态,将这件事抛到一旁,准备等到返回长安之后再处理。

  经过了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秦霄的计划。

  在邺城周围“考察”了几日,甄尧终于再次重新出现。

  虽然因为几日前的事情,气氛略微有些尴尬,但甄尧还是一副对秦霄感恩戴德的模样。

  言语间,还在试探着想要把妹妹嫁给秦霄。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秦霄本能地隐瞒了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对于甄尧的试探也不回应。

  既不答应,但却也没有明确反对,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

  如此几次之后,搞不清秦霄态度的甄尧,只好将这件事放到一旁,试探起“魔力水晶”的事情。

  这一次,秦霄倒是没有拒绝。

  只是明言这方面的渠道不好办,采购可以,但价格会比较昂贵。

  秦霄自己采购,平均一枚切割成标准大小、蕴含“一百单位魔力”的魔力水晶,折算下来价值是一万两左右。

  但考虑到其中有一半都要以价值高昂,产量稀少的物资进行折算,实际成本还要再高个两三成。

  毕竟,许多珍贵的材料都是有价无市,标价是一个价码,实际成交又是另一个价格。

  秦霄倒是不介意给手下的家族、个人,开放魔力水晶的购买渠道。

  但利润还是要有所保证的。

  秦霄并未立即和甄尧约定采购的数量、价格,只是商定了一个谈判的时间,等秦霄完成了这次巡游之后,再派人来和甄家谈判。

  在秦霄的计划中,转卖魔力水晶,利润至少要达到三倍以上,方才有利可图。

  毕竟,采购的数量有限。

  若是没有足够高昂的利润,还不如全部留下来自己用,培养自己需要的人才。

  即便是有三倍以上的利润,秦霄也只会拿出一小部分资源用于出售、回笼资金。

  绝大多数,还是要留于培养人才、发放战功奖励等等。

  在做出这个约定之后,秦霄便从甄家告辞,继续自己的旅途。

  但,大约是过于兴奋的缘故,甄尧强行塞给了秦霄一些侍女,护卫,美其名曰“照顾秦公子旅途中的起居”。

  秦霄想了想,这人情虽然不小,但和魔力水晶的交易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

  说句不好听的,在人命贱如狗的古代,一枚魔力水晶的价值,就能买下几十名侍女或者十名训练有素的护卫。

  甄尧送的人虽多,但加起来也就三五枚魔力水晶的价值而已。

  何况,身边有几个使唤的下人,旅途上确实是要方便许多。

  这么想着,秦霄便没有拒绝,坐在豪华的马车内,带着一支规模不算大的队伍继续北上。

  但,就在车队进入幽州的时候,秦霄忽然发现,车队里居然多了一个人。

  啊呸,不是多了一个人。

  而是有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注意到的人。

  “你怎么在这里?!”

  秦霄惊讶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甄宓,惊声道:“你哥知道这事吗?”

  车队的规模虽然不大,但也有三十余人。

  其中包括十五名护卫、八名仆役、八名侍女和三名赶车的车夫。

  之所以要三名车夫,是因为甄尧还给秦霄赠送了整整两大车的“礼物”。

  平日里,秦霄经常见到的,也就其中几个人而已,并不会去关注每一个人。

  甄宓就这么隐藏在车队里,一直跟了十几天,抵达幽州之后,才突然冒出来,表明身份。

  “小妹跟随秦公子来此,正是大哥的意思。”

  甄宓一双大眼睛闪烁着,一副真诚的模样。

  心里却在暗道:“大哥,就麻烦你背下这个黑锅了!嘻嘻,跟了十几天才表明身份,秦公子总不能这时候把我送回去吧?!”

  秦霄并不知道甄宓心里在想什么。

  女人天生便是演员,越是漂亮的女人,便越会演戏。

  何况,秦霄沉浸在惊讶之中,就更难看出来甄宓在说谎了。

  得知这是甄尧的主意,秦霄除了心里暗骂之外,也确实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幽州已经非常接近草原,在这个年代,还属于“蛮荒之地”。

  就地把甄宓赶回去?

  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穿越这么远的距离回家,说不定半路上就要出点什么事。

  虽然说在秦霄的治下,大秦帝国内部大体和平,山贼盗匪也几乎绝迹。

  但那也只是“几乎”,而不是“完全”。

  以这个时代的条件,一伙山贼往大山里一钻,想要找出来、完全剿灭是很困难的,只能减少他们对平民百姓的威胁,却很难完全根除。

  即便有侍卫保护,秦霄也很难保证,甄家的这些侍卫之中,会不会有人见色起意、监守自盗。

  但……

  让甄宓跟在自己身边?

  秦霄又有些犹豫。

  按照原本的打算,秦霄是想要直接走到西伯利亚,也就是大秦帝国北方边境去的。

  然后再绕路折返南下,去南方“视察”一遍,仔细了解各地的民生状况。

  但,这一路奔波之苦,尤其是西伯利亚那边极端的气候,甄宓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受得了吗?

  “要不然……”

  秦霄有些迟疑:“西伯利亚就不去了?”

  秦霄想去西伯利亚,是因为在一般的情况下,古代封建帝国,越是远离一国的中心,到了边境区域,平民百姓的生活往往越是困苦。

  毕竟天高皇帝远。

  发生点什么事,只要不闹大,朝堂上都很难注意到。

  甚至,如果没有【短程通讯装置】这样的神器,即便是闹大了,地方豪强和官员互相勾结起来的话,也能轻易将事情压下去。

谷</span>  当然,有军情局和【短程通讯装置】的双重保障,至少可以保证朝堂上不会变成聋子、瞎子。

  但,底层百姓的生活水平如何,终究还是要亲自看上一眼才知道。

  “秦公子可是有所疑虑?”

  甄宓为人精明,看到秦霄纠结的表情,立即明白,自己偷偷跟上来的行为,必然打乱了秦霄的计划,当即出言道:“秦公子不必纠结,若是小妹给秦公子添了麻烦,我走就是了……”

  说着,甄宓故意露出哀怨之色,像是一只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猫。

  你都表现得这么可怜了,我哪还能赶你走?

  秦霄心里一阵嘀咕,嘴上却是说道:“没事,我只是在想下一步去哪。”

  “看秦公子的路线,是打算一路北上的吧?”

  甄宓当即道:“秦公子不必为了小妹改变计划,甄宓虽是女子,却也能吃得了苦,不是那种大门不出的大小姐。”

  “也行吧……”

  秦霄有些头痛地答应下来,却又忍不住叮嘱道:“北方气候苦寒,若是受不了,一定要说出来,别强忍着,万一病了可不好办。”

  “小妹省得!”

  甄宓满口答应,眼底却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

  抱歉了,大哥。

  小妹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家族,只能选择这种方法。

  希望大哥不要责怪小妹!

  ……

  不得不说,枯燥乏味的旅途中,多了一个美女,确实是一件令人赏心悦目的事情。

  随着接触渐深,秦霄也发现,甄宓这个女孩,和自己所认识的其它女子都不同。

  秦霄身边的三个女人各有不同。

  小蝶性格柔弱,完全以秦霄为主,只想做一个小女人,把秦霄当做她的全部。

  论实力来说,小蝶也是最弱的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实力在身,只是一个纯粹的普通人。

  正因为如此,在秦霄的三个女人当中,小蝶的存在感,也是最低的。

  芙蕾尔最为要强,虽然秦霄在她心里也有很重要的位置,但她的世界,并非完全以秦霄为中心,战斗和变强,对芙蕾尔来说,也同样的重要。

  至于貂蝉,没有正面的战斗力,但【舞姬】这个职业,却赋予了她一定的辅助修炼能力。

  秦霄迷恋貂蝉,并不仅仅只是因为美色。

  同时也是因为,在欣赏过貂蝉的舞蹈之后,秦霄在一段时间内的冥想、修炼效率会有一定的增幅,相当于挂上了一个加速修炼的Buff。

  至于甄宓……

  她和小蝶、貂蝉一样,没有任何武力在身。

  但,甄宓的头脑却是异常的聪慧,再加上从小读书,学识渊博。

  更让秦霄惊讶的是,甄宓的眼界非常的开阔,经常能提出一些让秦霄都感到耳目一新的观点来。

  这也让甄宓对秦霄的吸引力更多了几分。

  如果单纯只是聪明的女人,对男人未必有多少吸引力。

  但一个顶级的美女,再加上聪慧的头脑,这便是极为加分的优点了。

  而且,甄宓也并非秦霄原本想象中那种柔柔弱弱的大小姐,反而颇有一种能吃苦的劲头。

  也不知道是什么理由给她的动力,越是往北,甄宓有些较弱的体制,明显承受不住北方的气候,却是咬着牙不肯认输,坚持跟着秦霄继续北上。

  最后还是秦霄实在看不下去,没有走到尽头,赶在寒冬到来之前折返。

  要不然,以甄宓这倔强的性子,在极北之地的冬天,肯定是要大病一场的。

  秦霄的体贴,也让甄宓对秦霄多了几分依赖。

  在这个时代,女子的地位普遍不高。

  即便甄宓在家里受宠,那也只是衣食用度方面享受的比较好,但除了她的大哥之外,几乎从未有人关心过她真正想要什么。

  就连甄尧这个大哥,也只是偶尔才会关心一下自己的几个弟弟妹妹。

  毕竟,甄尧是“大秦甄家”的家主,每天奔波于各地,忙于家族的生意,哪有时间天天关心自己的弟弟妹妹脑袋里想什么。

  ——秦霄也是从甄宓这才了解到,原来甄家已经分家了。

  一支以甄尧为家主,留在三国世界,继承了大部分家族的资源。

  另一支则以上一代家主,甄尧的二叔为家主,携带了大量的资源和人手,前往主世界,在那边独立开枝散叶。

  两边虽然都是甄家,但实际上,按照这个时代的规则,已经可以视为两个不同的家族来看待。

  开拓主世界,在甄家眼里,是一件高风险、高收益的事情,那么分家,就是在保证投资成功的收益不下降的前提下,能最大限度降低风险的做法。

  无论“主世界甄家”那边遭遇什么,哪怕全军覆没,对三国世界的“大秦甄家”影响也是有限。

  而若是“主世界甄家”的投资大获成功,“大秦甄家”也能因此而受益。

  对于甄家的选择,秦霄并未表示什么。

  这些家族各自有其生存之道,只要对整个国家没有坏处,秦霄不会去干涉。

  足足大半年的时间,秦霄带着甄宓走遍了大半个大秦帝国。

  一路巡游,秦霄对自己治下,百姓的生活、各行各业的发展,也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

  虽然说【军情局】收集来的情报相当完整,但纸上看到的数据,终究不如亲眼所见。

  终于,在202年的春节到来之前,秦霄带着甄宓,从益州入关,返回长安。

  走进长安城,秦霄看着身旁的甄宓,问道:“你真的不回冀州了?”

  “明明你也舍不得让我走,干嘛装正经!”

  经过大半年的通行,两人的关系进展很快。

  甄宓在秦霄面前,已经极少伪装自己的情绪,更加的真实。

  也更加的……迷人。

  听了秦霄的话,甄宓没好气地瞪了秦霄一眼:“我都跟了你大半年了,就算回家,以后还怎么嫁人?!说!你是不是不想负责?!”

  “别说的好像我对你做过什么一样好不好!”

  秦霄顿时觉得一口黑锅从天而降:“这大半年,我可一直以礼相待,没有半点逾越啊!你这样说,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我跟你发生过什么呢!”

  “那……”

  甄宓忽然对秦霄抛了个媚眼,娇声道:“你想不想和人家发生些什么呢?”

  妖精!

  秦霄脑海中冒出这么一个词来。

  这小妖精,端庄起来温婉大方,妖精起来,却简直是迷死人不偿命。

  挣扎了好一会,秦霄才勉强将注意力从甄宓身上挪开。

  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冲动,有些艰涩地说道:“我要在长安这边停留几天,我有些事要办。一会先送你去休息,我得去见几个人。”

  正说着,车子在一座宫殿前停下。

  甄宓撩开窗帘,看到外面的皇宫大门,惊讶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秦霄:“皇宫?!”

  看着甄宓惊讶的表情,秦霄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难怪小说里那些主角都喜欢扮猪吃虎。

  看到别人这震惊的样子,实在是太爽了!

  秦霄坐直了身体,挺起胸膛,故作严肃状:“没错,朕就是当今秦武帝,秦霄!”

  哈哈,装了这么久,可算是震住这小妮子了!

  看着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甄宓,秦霄心里巨爽无比。

  一直到被送进未央宫,甄宓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状态。

  平日里机敏聪慧的头脑,此时完全变成了一团浆糊,根本搞不明白,自己的“秦公子”,怎么摇身一变,竟成了这天下的主人。

  秦霄逗了甄宓一会,也就收起了恶趣味。

  他没有立即召见诸臣,而是先分别见了贾诩、王允、皇甫嵩三人。

  长谈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才命人将荀彧召来。

  “臣,拜见陛下!”

  荀彧对秦霄,至少在表面上,还是极为尊重的。

  三跪九叩,不打丝毫折扣地行完一个大礼之后,仍未起身,以“五体投地”的姿态跪伏在地上,等待着秦霄开口。

  若是平时,早在荀彧刚跪下去的时候,秦霄便将其扶起来了。

  但现在,秦霄却是没有这么做。

  足足等了十几分钟。

  大殿内的气氛异常的沉闷,隐隐有一股寒意透出。

  “荀彧。”

  秦霄再次打开面板确认了一下,和大半年前一样,荀彧的忠诚度并未下降,依然在八十多点。

  这个数字,在秦霄手下的核心文臣武将之中不算高。

  但就所有英雄整体来说,已经算是不差了。

  一般情况下,能有六十点的忠诚度,就勉强可以用。

  七十点以上,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放心。

  八十点以上,已经可以重用了。

  秦霄手下,那些忠诚度在九十多点的,要么本身天性就忠贞不二,要么就是长年跟在秦霄身边征战,建立起了密切的交情。

  而荀彧,在秦霄出征的时候,他都是留守后方,再加上荀彧第一忠诚目标是汉室正统,其次才是秦霄,能有八十多点忠诚度,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秦霄确认了一下荀彧的忠诚度没有下降,才继续开口,问道:“朕……似乎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吧?”

  荀彧仍然跪伏在地,朗声道:“陛下待臣情深恩重,臣粉身碎骨,难报万一!”

  “既然我没有对不起你。”

  秦霄站起身,声音中的怒火渐渐压抑不住,音量也渐渐提高:“为什么,你做这种事,也不跟朕打个招呼?!”

  说到一半,秦霄走到荀彧身边,几乎是以咆哮的姿态,怒吼道:“那刘协,你要给他留个血脉,直接来跟朕说,朕难道会不同意吗?!为什么你要私自行事?!在你荀彧眼里,朕就是那种不能容人、心胸狭窄的昏君吗?!”

  秦霄生气,并不是因为荀彧给刘协“找老婆”这件事本身。

  一个已经退位的安乐公,秦霄根本没把他当成是对手。

  别说给刘协找几个老婆,生一群娃娃。

  就算是还给刘协自由,其实秦霄都不是很在意的事。

  之所以软禁,还是做给天下人看的。

  在心底,秦霄从来没有认为过,区区一个刘协,会有可能动摇自己的统治。

  系统面板加持下,【传国玉玺】或者其它一些镇国神器,对民心的加持作用,可不是区区一个“汉室正统”的名分就能抵消的。

  天下民心在自己这里,一个无兵无权的刘协,凭什么跟自己争?

  但凡有点脑子都知道,刘协最好的选择,就是安分守己,做一个富家翁。

  如此,还能安稳渡过余生。

  若是不知好歹,有了不该有的野心,必然是死路一条,没有半点意外的可能。

  荀彧心念汉室,想要让汉室的血脉传承下去,这种事,秦霄是不在意的。

  秦霄生气的是,荀彧做出这么大的动作之前,不但没跟自己商量,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臣,万死!”

  荀彧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语调不急不缓,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工智能。

  “万死,万死,就知道说万死!”

  秦霄见荀彧这态度,心中的怒火愈发的旺盛,仿佛要将自己整个人都给引燃一般,只想找点什么东西,将这怒火发泄出去。

  若是在这领主游戏之前,暴怒到这般程度,秦霄都不确定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

  但,这些年来,秦霄毕竟经历了许多,心态上也早已变得成熟起来。

  虽然已经暴怒到了极致,却仍然勉强保持着冷静,强忍着一脚将荀彧踹死的念头,拼命压抑着心头的怒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你若是不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也不罚你,直接去宰了刘协和刘备。”

  你不是对汉室忠诚吗?

  那我就把汉室血脉全砍了!

  我就不信,这样你还忍得住。

  以你荀彧的性子,若是汉室血脉因你而亡,恐怕即便是九泉之下,也会悔恨终身吧?

  “陛下!”

  听着秦霄话中的威胁之意,荀彧的心脏差点罢工,连忙道:“陛下,微臣斗胆,恳请陛下留汉室一条血脉!”

  “……”

  见荀彧这态度,秦霄心头的怒火忽然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何必呢?

  闹成这样,又有什么意思?

  一个SSS级文臣,确实重要,但却并非不可替代。

  若是荀彧实在不愿意为自己所用,秦霄也不愿意强求。

  摇了摇头,秦霄有些意兴阑珊道:“刘协的事就算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给你半月时间交接公务,半月之后,你随我去主世界,另有任用。”

  说罢,秦霄也不等荀彧答话,直接离开。

  秦霄走后,荀彧仍跪伏在地。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他才起身。

  荀彧的眼眶发红,脸侧有一道泪痕,轻声自语道:“多谢陛下大恩,微臣在此对天起誓,必粉身碎骨以报!如违此誓,天厌之!”

  ……

  秦霄在长安停留了足足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秦霄召见了留守在三国世界的所有文臣武将,就连驻守在外地的,也都以轮换的方式分批返回长安,见过秦霄之后,再回到各自的驻地去。

  主要是为了了解一下这些文臣武将各自的想法,是愿意留在主世界,还是跟随秦霄,去主世界发展,又或者紧跟在秦霄身边,征战各个世界。

  当然,说是“所有”,其实只是所有S级和S级以上的,再加上相当一部分秦霄对其名字有印象的A级文臣武将。

  再低的,就没必要太在意了。

  在秦霄手下之中,B级以下的文臣武将之中,唯一一个秦霄还稍微在意一点的,是岳飞手下的武将牛兴。

  毕竟跟随自己的时间早,算是“嫡系”。

  哪怕实力弱一点,秦霄也会给他更多的优待。

  虽然说排资论辈这种方式有很多的坏处,但资历,本身也是功劳的一部分。

  在初期艰难起家的时期里,一些小功劳,长远来看,对秦霄和他麾下领地的发展所起到的作用,甚至要比后期一些大功劳还要高许多。

  所以资历高的人享受更高的待遇,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就连后世的私人公司,也还有“工龄涨薪”的说法呢。

  何况是打天下,征战无数位面。

  考虑到牛兴跟随自己的时间相当的早,早期也算得上“劳苦功高”,现在的实力渐渐跟不上发展。

  秦霄打算将领地升级所奖励的【钢铁试炼凭证】交给牛兴使用。

  若是挑战成功的话,牛兴的等级就能提升到S级或者SS级,实力重新进入一个高速成长期。

  到时候,秦霄再重用牛兴,其他人也就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当然,【钢铁试炼凭证】的晋升存在一定的危险,若是牛兴不愿意用,秦霄自然会考虑其它的人选。

  不过,以秦霄对牛兴的了解,这小子应该不会甘于平庸。

  即便是有丧命的可能,他也会迎难而上。

  大部分有所成就的武人,其实都有这么一股不怕死、敢冒险的精神。

  超凡之道,绝大多数体系,都有很高的危险性。

  若是怕死、惜命,是不可能走得长远的。

  在接触过大部分文臣武将之后,秦霄将名单分门别类整理出来。

  想要留守三国世界的、想要在主世界发展的,还有想要跟随在自己身边,征战一个个副本世界的。

  一共三类。

  根据选择留守三国世界的人选,秦霄也在考虑着该如何对这方世界进行改革。

  有高达11.9倍的时间流速差距,若是秦霄长期坐镇主世界,或者在副本世界征战,对三国世界的掌控力度必然会降低。

  这就需要一个可靠且高效的体系,保证即便秦霄不在,也能维持三国世界的稳定。

  当然,最重要的是,保证即便秦霄长时间不在,也能随时随地掌控三国世界的情况,不至于后院起火。

  在这两个基础上,若是有可能,最好再加上一定程度上的“遥控指挥”能力。

  这个工程可不小。

  但有系统面板的帮助,秦霄可以一眼就看出谁对自己最为死忠,永远都不可能背叛。

  谁则没那么可靠,不能给予太大的独立性。

  有这样的便利性在,秦霄倒是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便初步完成了改革的方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