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科甲文学 > 鬼仙 > 第一百二十七章:阴司令牌
 
求关注!求收藏!求评论!!求月票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三人又是走了十来秒后,随着忽明忽暗地灯光一闪而过,他们便看到地面上的很宽的几道血液拖拽的痕迹,透明的地板已经被染成血红色,地上还散落着不少明晃晃的弹壳。

赊粥小道萧小楼蹲下身子捡起一个弹壳拿手在手里,看了看说:“二位,看来咱们马上就会看到所谓的关卡了!”

瘦虎因为在顾墨背后的缘故,自然是先看到透明墙壁上的擦痕!“二位,看来即便是子弹也只能在这墙壁上留下个小小的印子!”

他一说完,顾墨和萧小楼也同时注意到了这一点儿,萧小楼微微一笑说道:“这材料要是搞一到一些,当个盾牌来讲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两人点了点头,顾墨细想了一下提议到:“既然前方关卡是些穷凶极恶的异人不如咱们先把装备物资收起来,示之以弱乘之以强!”

赊粥小道萧小楼听后很是赞同地点头说道:“不错,虚虚实实往往能出奇制胜!”

说完顾墨和萧小楼便把自己腰间的武器装备全都放到毛球贪食鬼的深渊大嘴里,只留下三瓶矿泉水和几包薯片放到了顾墨的床单包袱里。

顾墨突然想起那个老爷子说的话,“你包里的东西接下来会帮助你处理很多事情。”

顾墨细细品味卦王——破天机的这句话,最终还是从随身背包里把那块阴司令牌藏在了自己的裤腰里。身上包袱里的东西就算是做个诱饵或者是交易品都是再好不过的了!

顾墨放进装备之后还用手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摸了摸。贪食鬼瞪大两只乌丢丢的眼睛看着顾墨很是乖巧的样子,瞬间感觉小家伙儿可爱至极,真的快萌出血来一样!

瘦虎有些不解地问道:“道长,你这招是怎么练出来的?我认识的道士异人也是不少,可没有一个能像你这样不使用异术就能凭空变出物资来的!”

赊粥小道萧小楼哈哈一笑很是谦虚地说道:“贫道也算是机缘巧合才得到这宝贝异能的,不过却不能变出活物来,其实容量也并不大,平日里全当个包袱使用了。”

瘦虎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心说:这三个后生可不简单!明面里就这个道长展现一些厉害手段,但这个吃罐头和那个喝汤的似乎故意在隐瞒自己的异能,这一点儿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只是他们到底要找些什么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说完,这三人继续朝着前方走去,四周全然弥漫着血腥和海鲜的恶臭。

顾墨身子一沉运行鬼气集中在双眼之上,环顾四周以做警戒,好在周围并没有任何东西!看过周围一切安全之后,顾墨便开始向远处眺望。

不远处一小片绿色的人影攒动,看来我们马上就要走到所谓的关卡面前了,只是不知道会有些什么的境遇呢?!

顾墨摇了摇头并不多想,他看着前方不远出翘起嘴角邪魅一笑缓缓说道:“既然箭在弦上,干就完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吞!”一时间霸气侧漏,威严尽显!

背后的瘦虎瞬间一愣心说:这年轻人可不简单。若是我年轻个几年,一定会被这股子热血所调动!可惜啊,现在物是人非,老咯!人这东西啊!不得不服老啊!

萧小楼确实哈哈一笑:“贫道也是憋了很久了,不知道有没有值得出场的机会啊?!”

【作者‘夜阑’更是吃着薯片零食喝着小酒,一阵狂妄的笑声传来:“不是我不安排啊,这章下来,赊粥小道真的不用太过忙活!真的!哈哈哈哈!!”不过赊粥小道,是自然不会知晓‘夜阑’的真实想法的,毕竟‘夜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哈哈哈哈哈!!】

三人缓步走去很是放松一样,倒是时光流逝,分秒必争。

转眼间,三人已经看到这个所谓的关卡,所谓的异人强权面前。

这十多号异人呈一字形排开,还未看清个大概。

突然顾墨和萧小楼面前就窜出四个异人来,他三个就被枪口直接戳到了腰眼上面。一声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这玩意儿可不长眼睛!”

顾墨微微一笑,并没说什么!赊粥小道萧小楼却是赶紧高举起自己的双手一脸委屈地说道:“兄弟,小心一点儿,这东西可是会走火的!”

接着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老实点儿,走!!”

顾墨也就象征似的举起自己的手来,他背着身后的瘦虎随着赊粥小道的步伐缓缓向前走去。

十几秒后的功夫后,他们三人终于看到了所谓的关卡,为首的健硕男人高高的坐在透明凳子上,这男人一头干练的短发,五官平平常常,胡子邋遢,脸上有条很长的骇人刀疤,看起来凶相毕露。

他身上囚服袖子已经被撕去,露出了结实如铁的肌肉来。可他怎么看也只有四十岁左右,他手里端着一个原来随处可见的透明水杯,煞有意味地摇晃着杯中的自来水,脚下却是踩着三四具已经冰凉的尸体,鲜血流淌一地早已干涸成黑红色。

两旁蹲坐着十来个面目狰狞的异人,手里却是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细看之下才赫然发现,这些兵器不是别的正是透明墙壁的碎片,不过握把处都缠着厚厚的床单布条。看来他们和顾墨都想到一块去了!

右边则是有三个背对他们地异人蹲在那里鼓捣着楼梯口的气密透明大门,显然他们为了打开气密大门已经费了不少功夫。

负责押送的异人再次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老大,人已经带来了!”

坐在透明凳子上的男人微微一笑眼睛却还是看着手里的自来水,他脸上的刀疤也随即变形扭曲:“你们三人来到这里想干什么?!”

赊粥小道刚想说话,顾墨身后的瘦虎却在他背上拍了一下,顾墨也就举着双手慢慢地调了个身子。坐在凳子上不可一世的男人一看到瘦虎那张老脸瞬间噗呲一笑:“瘦虎老弟,你怎么也跑过来凑起热闹了?再说你的腿怎么了?!”

瘦虎尴尬地笑了一下,膝盖上还是隐隐作痛,他缓缓说道:“没什么,一个膝盖而已。倒是你巫老弟现在已经做起了老大来了?!”

凳子上的男人微微一笑,转过头来用目光扫向身旁的众多手下才缓缓说道:“唉!!可别这么说,既然看守所已经大乱,自然得有人站出来!这不,众多兄弟抬举,我才坐到这个位置上了!”现在对方可是兵强马壮自然底气十足!

瘦虎为了迎合他又是尴尬地笑了笑:“能者自然多劳啊!”瘦虎这句话无疑是在过高的抬举他!不过面前的这位似乎并不卖什么面子。

姓巫的刀疤男坐在凳子上不可一世地咬了咬牙说道:“瘦虎,你还没说你们三人为什么来我的地盘呢?!!”

顾墨一听瞬间憋住笑:这明明是深渊看守所,怎么就变成了你的地盘了!真是恬不知耻的家伙儿!

瘦虎摆了摆手,唯唯诺诺地说道:“也没什么!只是我和我兄弟走散了而已。”

听到这句之后姓巫的刀疤男瞬间大怒:“既然你和你兄弟已经走散了,那你说话还TMD摆什么谱?搞的劳资好像不知道你底细一样?!兄弟们给我搜身,卸了那小子的包袱看看!”

姓巫的刀疤男濡染面目狰狞地一喊,顿时围上来三个一人对顾墨萧小楼和瘦虎开始了搜身。

赊粥小道虽然很是动怒,但他明面上还在等着顾兄弟的信号,既然顾墨未动他也不愿意提前打草惊蛇。

瘦虎则是很尴尬地挂在半空,他压根没想到这个姓巫疯子突然翻脸,现在的处境可是危险极了,他们手里,一旦要是打起来自然会很是被动。

顾墨身后用床单做成的包袱瞬间就被人扯掉打开,接着那个炮灰异人看到包袱里的东西瞬间一惊:“老大!这小子还真是带了些稀罕的物件!”

姓巫的刀疤男很是好奇地一挑眉毛说道:“哟呵!什么稀罕物件说来听听!”

那个异人请功一般地笑着说道:“三瓶矿泉水和几包薯片!而且还是‘乐吧’的!!!”说完,那个异人手下就把搜刮过来的物资尽数上交。

姓巫的刀疤男坐在凳子上身子一倾颠着手里地薯片恶狠狠地说道:“哦?!瘦虎,你小子还真有些藏品啊!”

瘦虎尴尬地笑了一下面不改色地说:“巫义旗,你我虽不是患难之交也算是熟识了,我这些东西换你一点儿消息或者是透明墙壁的碎片不过分吧?!”

姓巫的刀疤男猥琐的笑了一下说:“哟呵,我看你是明白里装糊涂呢?!都鸡8犯到老子手下了还好意思舔着脸张嘴?!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

说完那个叫巫义旗的刀疤男光是眼神一扫,顾墨和萧小楼瞬间被十个异人包围起来,连接顾墨和瘦虎的床单也被暴力的撕扯下来。瘦虎则是重重地摔倒在满是污秽的透明地板上,瘦虎还未出声,就看到顾墨和萧小楼也被按在地板上面。

接着三人脑袋上就被重重地一戳!看都不用看,这个触感一定是枪支无疑了!瘦虎咬着牙心有不甘地说道:“巫义旗,你TMD别玩过火儿了!!”

巫义旗哈哈一笑说道:“死到临头,你个龟孙儿还敢嘴硬?!!”

瘦虎心里那个气啊:靠他娘地,这不是倒霉催的么?!原来这两个年轻人一点儿都靠不住啊!我瘦虎半生英明,现在却是阴沟里翻了船了?!要是我兄弟肥龙在就好了,巫义旗那个王8蛋怎么敢动劳资呢?!!

赊粥小道则是赶紧给顾墨使着眼色:顾兄,你倒是动手啊!贫道都被人抵住脑门了!你竟然还纹丝不动!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顾墨也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很是惊讶,怎么聊天聊得,突然就动手了?!这些人真是疯了么?!现在自己手上只有这枚阴司令牌,赊粥的手里虽然有毛球贪食鬼,可小家伙儿一瞬间也不能解决掉这么多人啊?!总的来说三人什么都没有,只能全靠阴司令牌了!要是这玩意儿不好使的话,等劳资下了阴曹,一定让勾魂使张子良知道劳资的厉害!!!

想到这里,也就是千钧一发、顾墨手腕不被人察觉的一抖,那枚藏在腰间的阴司令牌瞬间被顾墨死死地捏在手里,他刚一用力,一大股鬼气就直接吸进了阴司令牌里。

就在这时,那个叫巫义旗的刀疤男大喊一声,毙了他们!瘦虎和萧小楼他俩似乎都能听到扳机被扣动的细微声音,两人瞬间透心一凉:得了!这下真的是完犊子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惊心动魄伤及内脏的瞬间,一阵烟雾四起,稀薄的烟雾中站立着两个一高一低的身影,顾墨眼前的万物全都处于静止一样,时间在这一刻都凝固了!!!

接着稀薄的烟雾之中,两个身影单膝下跪,抱拳拱礼:“属下勾魂使张子良,断魂鬼梁子期拜见鬼仙大人!”

顾墨挑着眉毛一愣赶紧趁着稀薄的烟雾爬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要是让这两个阴司鬼差看到自己这副狼狈的模样那还了得?自己在阴司的颜面也算是丢尽了!以后要是再有什么事情那可就行不通了!!!

随着烟雾散去,勾魂使张子良和断魂鬼梁子期两人依旧未曾抬头。顾墨心里不由得窃喜,“好了,二位请起!”

既然阴司鬼仙已经发话,这二位鬼差也就站起身来。

顾墨再次打量起两位鬼差,先说这青面獠牙的阴司鬼差梁子期,他依旧是五短身材,腰间系着五个骷髅头颅的腰带,下体全靠一块红色遮羞布。遍体通红青面獠牙,不过模样看起来比之前所见好看了不少。

一旁的勾魂使张子良却是变成一米七多的身量。不过这小子依旧身披一身黑色长袍,看起来总比鬼差梁子期混的好多了。

勾魂使张子良双手抱在胸前一礼,毕恭毕敬地问道:“不知大人招我兄弟二人所谓何事?!”

顾墨面无表情一时间威严无比地说道:“也没什么大事,这几个人冒犯了孤,孤并不想出手,所以............”

顾墨之后的话并未说出,不过这两个鬼差算是彻底明了了,心说:什么无知鼠辈竟敢冒犯阴司?!我兄弟两捎带手的功夫就能轻易解决,这怎么能让鬼仙大人脏了手呢?!不过既然鬼仙大人给我兄弟俩这个表现的机会,那自然是相当不错了!!

想到这里,两位鬼差脸上挂起了微微的鬼笑。勾魂使张子良单手这么一抖,指头粗细的麻绳就滑到手中。与此同时,断魂鬼差梁子期也亮出了手里的断魂斧来。

二人向前迈了一步,一大股阴寒之气瞬间扑袭开来..........二位鬼差单是挥了挥手里的法器,转眼功夫这十多个凶神恶煞的异人身子里全都分离出了淡淡的魂魄,分居二位鬼差身后,不过这些个魂魄一个个呆呆傻傻,根本没有自主意识。

顾墨心里不由得一愣他摸着手里的阴司令牌心说:我靠!就这么简单的么?!我还以为多么复杂呢!!!怨不得人总是念叨,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这阴司令牌还真是宝贝了!!!不过刚才我自诩为孤!勾魂使张子良和断魂鬼梁子期都没有质疑。看来我这身世的谜团是越来越大了!

想到这里,顾墨抬起头来看着勾魂夺魄的二位鬼差说道:“张子良,梁子期。今日孤交托你二人的事情可会扰乱阴司法制?!”

勾魂使张子良瞬间一愣,眼珠子一转之后赶紧说道:“回大人,我兄弟二人此番上来有些任务在身,并不知晓大人所说何事。不知大人可有吩咐?!”

顾墨心里一笑:这勾魂使张子良脑瓜子就是好使,为人圆滑却不失礼节。

想到这儿,顾墨脸上却依旧毫无表情:“既然如此,你二人速回阴司交付差事就好。”

一听到这样的话后,勾魂使张子良和断魂鬼差梁子期如蒙大赦,两人毕恭毕敬地把腰一弯抱拳拱礼齐声说道:“大人多多保重,属下告退!”

顾墨不动神色地嗯了一声,两位鬼差便牵着身后的透明灵魂消失在升起的雾气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